臺灣OpenStack Day 2016今日在臺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現場總共吸引了將近2,000名聽眾報名參加,同時,OpenStack基金會的四巨頭,包含OpenStack基金會主席Alan Clark、執行長Jonathan Bryce、創辦人兼營運長Mark Collier,以及行銷暨社群副總裁Lauren Sell及也親自蒞臨現場。

Jonathan Bryce也揭露目前臺灣開始試用OpenStack的案例,例如是方電訊的公有雲服務、104人力銀行及中華電信的企業私有雲。甚至連財政部財政資訊中心也開始用OpenStack作為雲端運算基礎架構,建置財政雲測試平臺,成為第一個使用OpenStack架構的政府雲。

Lauren Sell表示,今年4月在德州奧斯汀舉辦的OpenStack高峰會,總共有超過7,500人參加,相比只有75人參與的首場基金會,其規模已經成長了100倍。而臺灣OpenStack黑客松的冠軍小組Lika也到了德州展現他們的開發成果,「之後全球各地也會發起有不同的黑客松活動。」

同時基金也會推出OpenStack認證管理者考試,「這是我們第一個推出的職業證照」,她表示,教育訓練是OpenStack基金會成立的一個重大目標,而目前臺灣的迎棧科技已獲得基金會認證,可以舉辦相關考試。

新版OpenStack共有超過2,000名貢獻者

目前OpenStack最新版本為Mitaka,Lauren Sell也揭露,有超過2,000個開發者、345個不同組織都貢獻相關OpenStack的程式碼,貢獻者數目也成長超過15%。Lauren Sell認為,新版本總共注重3大特點:管理性、擴展性,以及使用者經驗。而OpenStack基金會也在德州奧斯汀高峰會上,進行了使用者調查。

Lauren Sell表示,調查結果指出,總共有65%使用者在正式環境中部署OpenStack,比去年成長了33%。而97%使用者導入OpenStack的原因,是因為看上OpenStack平臺提供標準的API,「讓我們看到社群及軟體的成熟。」

目前許多大型企業也開始導入OpenStack,例如美國的前100大公司,其中更有超過一半都開始使用OpenStack,不僅如此,Lauren Sell也觀察,目前一些中型規模的公司也開始使用OpenStack。

改變雖然很嚇人,但是也會帶來許多機會

Jonathan Bryce表示,現在市場變動相當的快速,而許多變革也開始驅動市場。他認為,雖然改變往往很嚇人,「但同時也帶來一些前所未有的機會」,像是發展快速成長的新行業。而「臺灣政府、業界、學界合作,一同面對改變的模式相當特殊。」

而他也歸納,許多使用者之所以可以成功擁抱OpenStack,其中總共有三大關鍵。首先,這些使用者大多都選擇標準平臺,除了OpenStack外,還結合了其他元件。Jonathan Bryce表示,OpenStack提供底層的運算、儲存及網路功能,「只要有這些為基礎,就可以創造許多新東西。」

他解釋,這些應用程式終究只是對資料,進行搬遷、儲存及處理,「因此可以選用OpenStack作為基礎架構層。」例如,德州高峰會中,SAP就分享了自家的使用案例,使用OpenStack作為底層架構,在PaaS層中則構建SAP HANA雲平臺,提供IoT、分析、整合及Hadoop等商業服務。

再者,第二關鍵是必須整合傳統應用程式及新興應用程者,即使開發了新興的行動應用程式,仍然必須和既有的應用程式介接。Jonathan Bryce表示,現有企業的IT架構中,仍然有難以被解構成微服務的系統,不過如果將其遷移到虛擬化環境中,「則可以享受到虛擬環境的基本好處。」

因此,具備一個可以應付多種工作類型的平臺,「對企業有許多好處。」他舉例,福斯汽車集團面現在正面臨產業轉型及許多新興的競爭對手,在維持本業外,也要投入更多軟體開發的心力。因此福斯汽車把傳統應用程式,搬遷到OpenStack上運作,「讓開發者可以行動的更快,跟特斯拉、Google等公司競爭。」

最後,Jonathan Bryce認為,雖然技術可以促成創新,但是企業如不改變其運作文化,仍然是徒勞無功,因此「企業文化得準備,面臨這些技術、改變帶來的影響。」Jonathan Bryce表示,他曾看過某個想要導入雲端環境的企業,產品上線時間從過去44天縮短至42天,僅僅只有減少2天。他提醒,原因在於,這家企業應用程式上線的過程幾乎沒有改變,仍然必須經過許多認證、表格等文書工作。最後經由檢討,他們也成功將系統部署時間從42天,縮短到2小時。

Jonathan Bryce表示,思科預測,2020年會有超過500億的裝置互相連結,除了手機、電腦外,智慧產業、智慧家庭也會增加這些連網裝置的數目,「總共要4億臺伺服器才能應付。」而這樣的應用規模,不可能靠手動管理,必須使用自動化程式的方式進行管理,「而OpenStack正想要解決這樣的挑戰」,利用OpenStack作為基礎建設的引擎,串接起實體伺服器、VM及Container等環境。

不過他表示:「我們不可能單憑自己做到這一切」,像是90年代出現的LAMP架構(Linux、Apache、MySQL及PHP),是由許多社群一同貢獻,當時的都是靜態網頁居多,相當難打造動態式的系統,而LAMP架構則顛覆了既有的生態,促成了許多創新。Jonathan Bryce認為,目前世界也處於類似的環境,「要如何利用雲端的真正價值,無論是私有雲、公有雲、混合雲。」

此外,做為SUSE 行業創新、新興標準和開源總監,也是OpenStack基金會主席的Alan Clark,這次也以OpeStack為題來分享如何推動企業IT的轉型。他表示,在數位經濟的變革下,帶來行動應用和更多IoT服務的出現,企業要因應越來越多的行動和網路服務需求,得透過OpeStack才有辦法達成。「OpeStack雲端平臺將對於未來10年每一個雲端科技具有重要影響。」Alan Clark表示,除了可以用來加速企業服務上線部署時程外,OpeStack也提供了企業所需要的可用資源和API,讓企業未來可以用來開發各種具雲端感知的嶄新應用。

另外也有Red Hat管理策略總監Massimo Ferrari 分享企業大規模雲端部署的因應之道。他表示,隨著企業雲端服務規模越加龐大,IT架構越加複雜,光靠OpenStack已不足以應付現有的雲端環境,而必須要結合其它自動化工具,如Ansible等,來減少雲端部署的IT複雜度,像是透過讓IT流程自動化,來優化雲端服務的協作管理、也能利用DevOps的實作,讓應用開發流程可以更加敏捷迅速,甚至也能透過IaaS與PaaS雲端架構部署,來支援新一代雲端原生應用或服務。此外,還能更進一步結合雲端管理平臺,來提供IT維運管控,甚至是打造全自動化的雲端管理系統。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