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透明組織立陶宛分會除了打擊貪污外,還利用公開資訊架設資訊平臺,讓人民與NGO能實際檢視、追蹤政府各項施政表現。

國際透明組織向來致力於反對政府貪腐,但國際透明組織立陶宛分會除了打擊貪污外,還利用公開資訊,架設資訊平臺,讓人民實際檢視政府的表現。例如,Mano Seimas(立陶宛文:我的議會)平臺,利用投票紀錄,追蹤國會議員的表現,或是Atviras Teismas(立陶宛文:公開法庭)平臺,將立陶宛各級法院每年平均處理的案件數量、預算、法官工作經驗等資訊公開。而利用開放資料打造的平臺,成功讓立陶宛超過10萬公民主動參與政治,要求更高的政府透明度。

10萬公民乍聽之下並不是很大的數量,但卻占了立陶宛總人數的4%,以臺灣的2300萬人口來計算,總計會激起92萬名公民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而這看似不多的4%有著極大威力,將變成決定公共事務的關鍵少數。

以臺灣選舉為例,2014年的六都大選,排除過於局勢懸殊的臺南市、高雄市,其餘臺北市、新北市、桃園市、臺中市,勝選政黨與敗選政黨票數的差異,總計45.9萬。甚至還不足全臺灣人口數的2%的少數,就足以讓臺灣整體政治局勢進行翻盤。

國會議員有沒有認真做事

「我的議會」線上平臺利用投票紀錄,追蹤立陶宛國會議員的表現,例如參與投票的比率、參與討論的次數,以及提案的成功率。

非政府組織必須擁抱科技,加速改變步調

領導國際透明組織立陶宛分會執行董事的Sergejus Muravjovas表示,立陶宛的人民正在改變,不希望政府貪腐的風氣繼續持續,「人民知道他們有繳稅,應該要得到政府的服務。」他表示,雖然肅貪行動中可能有漏網之魚,但仍然可以設法將資訊公開,利用資訊動員人民,促使政府改變。

不過,「全世界NGO都在面臨規模縮減的挑戰」,Sergejus Muravjovas表示,必須利用新方法,尋找公眾關注的議題,而順應世界一直在改變的趨勢,「NGO必須要一直自我改變。」他表示,雖然民眾普遍對NGO抱持信心,「但是NGO面臨的環境,跟20、30年前不一樣」,現在組織運作得要更透明,才能符合大眾的期待。同時,要利用公民科技,加速組織的運作。

政治人物一家親

「喬治的帽子」網站為揭露政治人物利害關係的平臺,利用視覺化方式,串接起政治人物間的關係圖表。同時,此平臺也列出政治人物的基本資訊,包含收入、持有房地產及是否曾犯罪等紀錄。

用公民科技加速NGO運作

Sergejus Muravjovas認為,公民科技的發展,不是透過政府由上至下政策的幫助,「而是由關心的社群所開發,並且藉此實現他們想做的事情。」公民科技的定義也已經逐漸延伸,不再只跟IT開發者有關,NGO、公民社會組織也要學會使用公民科技,讓工作變得更有效率。

身為NGO工作者,Sergejus Muravjovas表示,雖然工作熱情很重要,但如果像唐吉軻德獨力對抗風車,「只是白費努力。」

而公民科技正是種工具、方法,給予NGO促進改變的機會,但是「真正的考驗,在於能否妥善利用這些機會。」

NGO除了收集資料,透過網站呈現、傳播議題外,還必須藉由群眾行動(collective action)宣傳成果,「確保投入的努力,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Sergejus Muravjovas表示,NGO達成專案目標後,除了預期群眾透過Google搜尋、朋友口耳相傳外,他認為,每個專案在一開始得要將倡議要素(advocacy component)列入,例如,訴求議題的對象,以及該如何確保這些訴求對象了解NGO所付出的努力。因此,「公民科技可以幫我達到這些目標」,他表示,現實社會中,NGO可能沒有直接聯繫媒體、政策制定者的溝通管道。

掌握媒體的老大哥是誰

「S.T.I.R.NA」平臺分別是為媒體、電視、網路、收音機、通訊社的縮寫,由於媒體背後持有人的關係錯綜複雜,此平臺利用樹狀圖結構,可按照年份排序,呈現媒體持有人的演進關係。

確保與政府溝通管道順暢

過去NGO擁抱IT的步調並非積極,「但是不應該發生」,他也直言:「世界已經在改變,傳統NGO無法迴避科技,必須擁抱科技」,而技術社群,該如何讓NGO、政府間的溝通,保持暢通?Sergejus Muravjovas表示,技術社群必須與倡導型NGO(Advocacy NGO)合作,「沒有理由獨自開發」,他解釋,技術社群著手開發專案是件好事,但如果要成功,「得要讓大眾知道你的創新點子。」

而倡導型NGO有發展完整的溝通網絡,除了懂得與政府溝通、打交道外,也有媒體傳播的管道,技術社群「不利用這樣的資源太可惜了。」同時,即使NGO利用IT加速運作速度,「NGO擁有的資源不像私人企業那麼多,也會犯錯」,要確保NGO設定的目標不是遙不可及。

Sergejus Muravjovas更建議,NGO應該要挖掘尚未被眾人所發掘的議題,使用過去沒嘗試過的新方法,並且讓大眾感受到「議題對自身是有利益的,這是引起關注最簡單的方式。」他舉例,目前國際透明組織立陶宛分會正著手開發線上入口NGO Register,讓立陶宛超過2,000個NGO自動登記資料,成為立陶宛最大的NGO資料庫。

Sergejus Muravjovas說:「其實這樣的想法很簡單,但是同樣議題,採用不一樣的角度檢視」,國際透明組織立陶宛分會大可手動收集資料、整理清單,但是讓NGO自願到此平臺註冊,更發揮了群眾協作的精神。

【相關報導請參考「公民科技」專題】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