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你們要加油」,這場受零時政府(g0v)邀請的演講,是行政院院長張善政任內的最後一場公開演說。張善政從2012年入閣科技政務委員,就已經開始關注開放資料的趨勢,但礙於位階,推動力道仍然有限。但到了2014年12月底,當他接任行政院副院長後,臺灣開放資料開始有了大進展,一改過去保守作風,更讓開放資料變成每個公務機關的預設政策。

到了2015年年底,臺灣政府的開放資料績效評比,更被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 (OKNF)評比為全球第一名。但獲得此佳績,並不是靠一人球隊就可達成,他表示,開放資料推動的成功與否,「人最重要」。除了從張善政最初從科技政務委員開始推動,到接任行政副院長加強內部推力時,還必須靠外部社群的努力。

推動開放資料,得靠內部、外部力量協作

「去年我們得以在得到全球第一,外部力量貢獻最多的是g0v」,他解釋,政府推動開放資料,單靠內部的力量還不夠,外部力量一樣重要。因為「外部力量才讓內部體會到,政府為何要開放資料」,如果政府推出的開放資料有人使用,社群也會給予肯定。

張善政也直指,在推動開放資料,「公務人員的動機最重要」,如果當眾遇到成本、法規的阻礙,「上位者要設法解決法規問題。」他舉例,像是去年開放ETC所收集的車輛資料,由於可能牽涉個人資料,引起人權團體的顧慮,「而蔡玉玲扮政委演開放資料的重要助力」。

張善政解釋,蔡玉玲與法務部溝通,將開放上的疑慮釐清,例如,哪些情況可以開放,或是若不開放,必須經由哪些規則處理。雖然開放車輛資料有諸多顧慮,但是將某些特定欄位移除,消除洩漏個資的可能,並且訂出施政方向後,「資料就開放出來了,而高速公路局的人也很願意做」。他也認為,目前ETC所收集的資料,除了資料量是最大的資料集外,也蘊含許多應用的可能性。

雖然ETC是政府開放資料的成功案例,張善政回憶從政時,「中選會的選舉資料開放,就比較不成功」,中選會所擁有的選舉資料,是研究臺灣民主化的重要資料。任職科技政委時,他就呼籲中選會盡快釋出資料,但中選會卻認為,選舉資料包含許多個資內容,不得開放,「顯然是推託之詞。」

張善政認為,選舉人的學經歷,早已經公布,即使中選會不願釋出,「只要找到舊報紙,就能找到選舉公報的資料,」他還親自寫了一封信給當時中選會主委張博雅,催促中選會盡快開放。直至中選會副主委陳文生就任第一天,就喊出中選會要全力開放,讓中選會成為政府開放資料的典範。雖然中選會當時礙於預算問題,但張善政也撥列一筆科技預算給予支持,讓中選會的開放資料有了大幅進展。

開放資料事在人為,而底層公務人員動機是關鍵

總結政府內部開放資料的動力,張善政認為,有由下而上(bottom-up)及從下往下(top-down)的模式。他解釋,如果是由下至上的方向,基層公務人員必須有開放的動機,「但基層沒動機時」,中上層公務人員就必須制定政策,由上而下推廣。除此之外,額外的經費補助,也是推動開放資料的重要力量。

「開放資料事在人為,」張善政坦言,即便透過立法,因為上位者無法了解全部的技術細節,因此,底層公務員仍然可以利用技術因素等藉口推託,如果底層人員缺乏動機,「開放資料也無法推動。」

也因此,國發會最開始在2012年推動開放資料時,只要求政府每部會開放5項資料的原因,雖然被外界批評缺乏雄心壯志,「但是這樣的做法,是要讓各部會慢慢接受開放資料的趨勢」,張善政解釋,如果隨即要求開放50項資料,公務人員也會因為壓力因素,而產生抗拒心理。

他笑說,像是教育部一開始不情願開放資料,僅是高層應付要求,「開放小學、國中、高中、大學地址後,就完成其中4項」,不過,在近年透過外部社群的鼓吹,以及政府政策、經費的支持下,各政府部會也開始體會到開放資料的好處。

擔憂未來政府資訊業務執行位階降2級

即將卸任的張善政也擔心,未來新政府推動開放資料的力道恐不足。他表示,目前情勢觀察,未來政府資訊長的角色由誰擔任,還不是很清楚。他也透露,目前傳出,未來資訊業務可能會交由科技政委下的執行秘書負責,「從行政院副院長到執行秘書,一次下降了2級,政策推動的力道是有差的。」

張善政笑著說,過去他與跟g0v裡應外合一同推動開放資料。在卸任後,政府內部動能減少時,「g0v就得要加油了。」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