碁峰出版

“身為全公司數一數二傑出的工程師,梅克辛不明不白地成為薪酬核算系統故障的替罪羔羊,被流放到多災多難的鳳凰專案。到了那裡,她發現開發團隊面臨龐大的交付壓力,被恐懼和怪罪的組織文化深深籠罩,遭受將近十年的冷落忽視,背負沈重的技術債。梅克辛努力創造技術卓越,對抗迷霧重重的官僚主義和軟體架構,在這種令人困惑的架構中,即便想做出最微小的改動也困難重重,甚至會導致災難性後果和互相指責。

鳳凰專案未能兌現其目標之際,在神秘反抗軍的幫助下,梅克辛開始採取行動拯救公司。她必須找出推翻現有秩序的方法,幫助開發人員高效工作,為技術組織找回快樂,好讓無極限零件公司能在破壞式創新的數位時代中佔有一席之地,在市場中贏得勝利。

梅克辛以「五大理念」為核心精神,致力打造獨角獸專案,改善公司業務和技術開發的合作方式。反抗軍號召整個組織運用大數據,全力執行他們的巧妙計畫,但他們的東奔西走究竟能否拯救梅克辛和無極限零件公司?”

「你打算做什麼?」梅克辛脫口而出,不可置信地盯著克里斯,無極限零件公司的開發部副總。

位於工作桌後方的克里斯,回以一個虛弱的微笑。他本人也知道自己聽起來多荒謬,梅克辛想。

「梅克辛,真的很抱歉。我懂,休假回來後這種重新進入工作的方式實在糟糕,但這次薪資核算故障已經造成一場腥風血雨。CEO和CFO要我們殺雞儆猴,折騰了好幾天,我們終於想出一個還不錯的解決方法……畢竟,沒有人會被開除。」

梅克辛將email影本甩在桌上。「你在email上寫著這是個『人為失誤與技術故障』。而我現在成了那個『人為失誤』?我們一起耗費那麼多心血來解決合規性問題,你卻將所有責難都推到我身上?你到底在說什麼鬼話?」她怒視著他。

「我懂、我懂,這麼做是不對的,」克里斯這麼說,在梅克辛強烈的注視下顯得侷促不安。「這裡所有人都很看重你的才能,以及這八年間為公司所付出的卓越貢獻──沒有人會相信這是你闖的禍。但是這個薪資核算失誤上了頭條新聞!迪克不得不跟工會談判,阻止他們提出正式申訴。有鑒於此,這已經是我們在這麼糟糕的情況下能找到的最好辦法。」

「所以你選擇將責任推卸到剛結束休假的人身上?就因為這個人無法為自己辯護?」梅克辛語帶厭惡:「真是令人欽佩,克里斯。你從哪本領導學著作得到這個靈感?」

「好啦,梅克辛,你知道我是你的忠實粉絲。請把這當成一個最大的讚美──你是IT領域中最傑出的人才之一。」

將薪資核算故障歸咎於某人真是一種奇特的賞識方式,她如此想道。

他接著說:「所有人都知道實際上這不是你的錯。就把這當成一段假期吧──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如果你不想做,也不需要承擔任何實質責任。」

當她想到剛剛所聽見的話時,梅克辛正要做出回應。「等等,克里斯,你說把什麼當成假期?」

「呃……」克里斯頓時語塞,在她的注視下瑟縮不安。梅克辛任由他愈發侷促。在一個男性佔壓倒性比例的專業領域,她清楚自己的直率敢言可能造成克里斯不舒服,但她堅持捍衛自己的權利。

發配邊疆

「我……向史蒂夫和迪克保證,將你調離第一線,調到一個不會影響客戶的開發工作,」克里斯語帶窘迫:「所以,呃,從現在起,你將離開製造工廠的ERP系統,去幫助鳳凰專案撰寫說明文件……」

「你要把我調到……」梅克辛無法呼吸。她簡直不可置信。

「聽我說,梅克辛,你要做的就是低調四個月,然後就能回來,選擇任何你想做的專案,好嗎?」他弱弱地笑著,一邊補充:「就像放鬆度假一樣,對吧?」

「我的老天……」她找回自己的聲音,「你要把我調到鳳凰專案?!」她差點大叫出聲。梅克辛很氣自己顯露出了一絲軟弱。她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外套,重新振作。

「簡直胡扯,克里斯,你明明很清楚!」她指著他的臉說道。

梅克辛腦中急速運轉,思考著她對鳳凰專案的瞭解。沒有一項是好的。多年來,這個專案一直是公司的死亡行軍(death march),數百位開發者落入圈套,惡名昭彰,前所未見。梅克辛非常肯定,事情之所以沒有任何進展,正是因為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做對了的。

儘管鳳凰專案的失敗顯而易見,但它仍持續進行著。隨著電子商務興起,實體店面式微,在逐漸數位化的時代裡,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必須做些什麼好讓無極限零件公司保持競爭力。

無極限零件公司依舊是產業中的龍頭之一,在全國擁有近千家商店。但有時梅克辛挺好奇成立百年之後公司將如何發展,不久之前她還這麼想過。

鳳凰專案本應是帶領公司走向未來的明日之星。現在,專案進度已經晚了三年(而且還在繼續推遲),2000萬美元就此蒸發,唯一成果是開發人員痛苦不堪。它散發出即將失敗的氣味,這將對公司產生極其嚴重的影響。

「你要將最好的人才流放到鳳凰專案,就因為你必須為薪資核算問題找一個替死鬼?」梅克辛的沮喪溢於言表。「這才不是讚美──這是『去你的,梅克辛!』的最佳說法!見鬼了,鳳凰專案根本不值一談,除非你想要我將他們的無能記錄下來?這簡直就像為鐵達尼號上所有躺椅貼上標籤。我剛剛說過這件事是癡人說夢了嗎?克里斯?」

「我很抱歉,梅克辛。」克里斯攤開雙手。「這是我能力範圍內最能幫助你的方法了。就像我說的,沒有人會歸咎於你。只要盡你所能,一切很快就會恢復正常。」

梅克辛坐下身來,閉上雙眼,深吸一口起,攏起雙手,試圖思考。

「好、很好,」她說。「你需要一個替罪羔羊,我懂。我可以為這整件事承擔責任。沒問題,我懂的,有時候工作就是這樣子嘛!我沒放在心上。只是,把我調到自助餐廳或供應商管理部門都可以,就是不要鳳凰專案。」

聽著她說出的話,梅克辛意識到僅僅兩分鐘,她的情緒從「否認」到了「憤怒」,現在全力開啟「討價還價」模式。

「克里斯,」她繼續說道:「我對撰寫說明文件沒有任何不滿。每個人都需要好的說明文件,但還有更多地方比鳳凰專案更需要人手。請讓我去其他地方產生更大的影響。請給我一兩個小時發想一些靈感。」

「嘿,梅克辛。八年前,我因為你的優秀技能和豐富經驗而僱用你。每個人都知道你的實力,帶領團隊使用軟體來實現不可能的任務。」克里斯說:「這就是我為你奮力爭取,讓你帶領軟體團隊,負責23家製造工廠的所有供應鏈和內部製程的原因。我清楚知道你有多優秀……但是,梅克辛,我真的盡力了。很遺憾,木已成舟,只要保持低調,不要搗亂,等風平浪靜後再回來。」他看上去懊悔不已,以至於梅克辛真的相信他。

克里斯繼續說:「有些高層在這場腥風血雨中腹背受敵,還不僅僅是因為這次故障。董事會剛剛解除了史蒂夫.馬斯特斯的董事長職務,所以他現在只是CEO。CIO和IT營運部門的副總昨天被開除了,沒有給出任何解釋,所以史蒂夫現在也是代理CIO。顯然,所有人都在擔心會不會出現更多血光之災……」

克里斯探頭確認門有關好,用較低的聲音說:「還有謠言說,未來可能會有規模更大、更徹底的變革………」

克里斯頓了一下,好像他說得太多了。他繼續說道:「聽著,當你準備好了之後,就去聯絡鳳凰專案的開發經理蘭迪──他是個好人。就像我說的,把這四個月當作一場假期。我是認真的,就做些你覺得有幫助的事情,或者什麼都不做也行。保持低調,不要搗亂。無論你想做什麼,避開史蒂夫和迪克的雷達範圍,懂了嗎?」

當克里斯提到無極限零件公司的CEO史蒂夫.馬斯特斯和CFO迪克.蘭德里時,梅克辛斜眼看了他一下。她每隔一個月就會在公司全員大會上見到他們。她是如何從為期兩週的吉隆坡觀光之旅,淪落到讓克里斯一股腦將這些爛事倒在她身上呢?

「梅克辛,我說真的。低調行事,千萬不要搗亂,遠離麻煩,那麼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好嗎?」克里斯懇求道:「好好感謝幸運之神,至少你不像去年同樣因為薪資核算問題被革職的那兩個人。」

「好、好,絕不搗亂。」她站起來。「四個月後見,真感謝你保住了自己的工作。真是高招啊!克里斯。」

年復一年,克里斯越來越沒骨氣了,她氣沖沖地走出房間。她原本想奮力甩門,但還是好好關上了。她聽到他說:「拜託別搗亂,梅克辛!」

當她終於一個人的時候,她倚靠著牆,淚水奪眶而出。突然,她想起了庫柏勒-羅絲悲傷週期「討價還價」後的下一階段:「抑鬱」。梅克辛緩慢地走向她的辦公桌。她的舊辦公桌。她曾經工作的地方。

梅克辛不敢相信這種事竟發生在她身上。她回想自己的經歷,試著反駁腦海中所有負面的自我對話。她知道,過去二十五年來,她以創意與天賦,更重要的是技術能力,讓科技為她所用,快速創造精準而有效的成果。

她清楚自己擁有無與倫比的實戰經驗,能夠打造在困難甚至惡劣環境下運作的系統。她有一種奇妙的直覺,能辨認出哪些技術最適合完成手上任務。她一絲不苟、細心負責,並要求身邊所有人都高度勤奮,追求卓越。畢竟,我可是曾獲選《財富》雜誌50大企業中最受歡迎的顧問之一,梅克辛提醒自己。

梅克辛停下腳步。儘管她注重細節,堅持做對的事,但她早有體會錯誤與無序才是人生現實。她見證過恐懼文化所造成的腐蝕效應,犯錯的人經常受罰,而代罪羔羊會被開除。嚴懲失敗和「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只會讓人們隱藏自己的失誤,最後,所有創新的希望之苗都消失無蹤。

在她過去擔任顧問的時期,梅克辛總能在幾個小時之內就判斷出,人們是否害怕說出真正的想法。人們小心翼翼地斟字酌句,拐彎抹角地說話,竭力避免使用某些禁語,這常常令她抓狂。她厭惡這種努力,會盡全力說服客戶中止專案,為他們節省時間、金錢與苦難。

她不敢相信竟開始在無極限零件公司看見這些危險徵兆。

梅克辛想,我期望的是領導者能讓人們遠離所有政治與官僚主義,而不是將他們扔進這種瘋狂中。

就在昨天,她和家人從吉隆坡起飛,歷時二十小時終於返國。她開啟手機,瘋狂湧入的訊息簡直要將手機融化。當丈夫傑克和她兩個孩子在機場尋找吃食時,她終於連絡上克里斯。

他在通話中提及薪資核算問題,並告訴她那一片混亂。她仔細聽著,但當克里斯說道:「我們發現……薪資資料庫中所有的社會安全號碼都被損壞了。」她的心跳驟然停止了一下。

她出了一身冷汗,雙手發麻,血液彷彿急速凍結。她無法呼吸,那瞬間幾乎像是永恆。她知道。「那是記號化安全應用,對嗎?」

她大聲咒罵。機場大廳周圍的父母趕緊將他們的孩子從她身邊帶走。她聽到克里斯說:「是的。我們將會付出很高代價。盡快回來辦公室。」

即便到了此刻,她仍對這場屠殺的規模之大感到敬畏。就像所有工程師,她私底下也喜歡聽災難故事……只要她不是主角。「愚蠢的克里斯,」她喃喃自語著,一邊思考著是時候拿出塵封八年的個人簡歷,試著尋找新的工作機會。

當梅克辛抵達工作區域時,她所能表現的鎮定自持已經蕩然無存。梅克辛走進工作區。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將被調職,但都努力不將情緒表現出來。她的上司葛倫走向她,他們已經共事了三年。他捏了捏梅克辛的肩膀,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說:「別擔心,梅克辛。你很快就會回來的。我們之中沒有人對事情發展感到滿意。很多人想為你舉辦盛大的歡送派對,但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引人注目。」

梅克辛說:「你懂我。謝了,葛倫。」

「小事情,」他露出苦笑:「讓我知道我能幫上什麼忙,好嗎?」

她強顏歡笑地說:「拜託,我又不是要死了或是被送到外太空!我會更靠近總部,那可是決定所有行動的地方。我會把最新情報告訴你們這些無知的村民,你們可還不夠格瞭解一切呢!」

「就是這個態度!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四個月後就能在這裡相見!」他說,玩笑似地給了她一拳。梅克辛在聽到「如果一切順利」時微微皺起眉頭。這對她來說可是個新聞。

當葛倫去開會時,梅克辛走回她的辦公桌前,開始收拾行李。她挑選了在流放期間最需要的東西:精心配製的筆記型電腦(她對鍵盤和RAM容量非常講究)、家人的照片、平板電腦、多年來仔細挑選、搜集的USB與充電器,以及掛在它們上方的大牌子:「非禮勿觸,違者一死!」

她帶上紙箱,獨自離開大樓。她覺得自己正前往監獄。也就是鳳凰專案,她告訴自己。

面對現實

前往公司總部園區的車程是四英里。她一邊開車,一邊權衡留在公司的利弊。優點:她先生是終身教授,這也是他們搬到埃爾克哈特格羅夫的關鍵。孩子們喜歡學校、朋友以及各式活動。

她熱愛這份工作以及各種挑戰,她喜歡與涉及全公司,複雜無比的商業流程打交道──這要求對公司業務瞭若指掌,具備解決問題的優秀能力,無以倫比的耐心,以及敏銳老練的政治手段,才能好好應對似乎存在於每個大型組織中錯綜複雜、有時甚至難以理解的作業流程。再加上,薪資和福利都很好。

缺點:鳳凰專案。為克里斯工作。還有公司文化每下愈況的預感。就像我剛剛成為替罪羔羊一樣,她心想。

環顧四周,她眼前盡是旨在彰顯地位與成就的建築物。無極限零件公司是該州最大的雇主之一,擁有七千名員工,因此贏得了很高的聲望。他們幾乎在各州都開設商店,擁有數百萬忠實顧客,儘管所有指標都顯示這些數字逐年下降。

在Uber與Lyft盛行的乘車共享時代,年輕一代更傾向不買車,如果他們擁有車輛,肯定也不會自行修理。根本無需策略頭腦,就能清楚意識到若要維持榮景,公司需要換然一新的、跳脫框架的東西。

梅克辛注視著五號大樓,她意識到雖說鳳凰專案已然惡名昭彰,而事實可能比傳聞中更糟糕。

所有人都告訴梅克辛,堅持不懈及正向樂觀是她最受人歡迎的特質。她不斷提醒自己,同時走向五號大樓,手裡抱著裝滿東西的紙箱。

當她打開門時,她的心又沉了一沉。這裡像一個巨大的隔間農場,灰色隔板分出一個個工作區域。宛如迷宮的隔間令她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文字冒險遊戲《魔域》──她迷失在蜿蜒曲折的篇章中,和現在如出一轍。

另一方面,梅克辛很高興地發現,每一張桌子上都有兩台巨大的LCD顯示器。她來到了對的地方──這些人是開發人員。新的顯示器、開啟的程式碼編輯器介面,很高比例的人戴耳機,這些都是明顯到不行的鐵證。

這空間安靜到你甚至能聽到一根針掉到地上的聲音。這裡就像大學的圖書館。或者墓地,她心想。這裡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個充滿活力,人們在此一同解決問題的空間。打造軟體服務需要協同合作,充滿一來一往的對話──人們需要互相交流,激發新的知識,為客戶創造新的價值。

在寂靜之中,她舉目四望,對自己的命運感到更加難過。

「你知道在何處能找到蘭迪嗎?」她向離她最近的人提問。他指著房間內另一個角落,甚至沒有摘下耳機。

梅克辛走過寂靜的隔間,看見無數白板,還有人們聚在一塊,用壓抑的音量交談。在一面長牆上有著巨大的甘特圖,四英尺高,三十英尺寬,看起來像用了四十幾張紙組合而成。

貼在甘特圖旁邊的是列印出來的進度報告,上面有許多綠色、黃色和紅色的方塊。一群穿著休閒褲和有領襯衫的人們站在圖表前,他們雙臂交叉,看起來充滿憂慮。

梅克辛幾乎能感覺到這些人在心裡試著將圖表中的長條使勁壓縮,以便如期達成所有承諾期限。祝你們好運,她心想。

當她走到據說可以找到蘭迪的那個角落時,梅克辛突然聞到了一股明顯的氣味,毫無疑問,那是在辦公室過夜的人所散發的氣味。她清楚這種味道意味著什麼。這是長時間工作、通風不良,以及深陷絕望的味道。

在科技業界,這幾乎是個老生常談。在必須盡快推出新功能、抓住市場機會或趕上競爭時,漫長工時變得永無止盡,在這種時候,睡在辦公桌下顯然比回家後立刻趕回公司更容易。雖然在流行文化中這種長工時有時被過度美化,但梅克辛認為這是一種症狀,顯示某些地方出錯了。

梅克辛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對市場做出太多承諾?領導工程師的能力太差勁?產品管理能力不足?太多技術債?對平台或架構的投注不夠,無法讓開發人員保持高效?(摘錄整理自《獨角獸專案》第一章)

 獨角獸專案:看IT部門如何引領百年企業振衰起敝,重返榮耀 

Gene Kim/著;沈佩誼/譯

碁峰出版

售價:480元

 作者簡介 

Gene Kim

Gene Kim是一位屢獲殊榮的CTO、研究員和作家。Tripwire的創始人,並擔任了13年的CTO。著作包括暢銷書《鳳凰專案》和《DevOps Handbook中文版|打造世界級技術組織的實踐指南》,以及《Beyond The Phoenix Project》、《Accelerate》等等。他因在業界的出色成就被普渡大學推舉為傑出校友。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