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出版

我們都知道世界正在改變,但卻很少有人問:「世界何以致此?」讀懂未來的關鍵,在於了解世界如何運作,並時時問自己:「如果事情這樣發展下去該怎麼辦?」

看待世界的正確眼光

錯誤的思考方式阻礙我們看世界的廣度,連那些絕頂聰明的成功人士也不例外。看看舊有的思維如何束縛企業家,哪怕他們足夠聰明:

2014年,在Uber成立五年多之後,蘋果也推出Apple Pay,但從它的簡介卻讓人意識到,即使是最先進的公司也有可能陷入舊思考模式之中:「到處找錢包的日子過去了,也不要再浪費時間找卡,不用再刷卡和等待,現在只需輕觸一下就完成結帳。」

Apple Pay描繪的場景,只是將一個正要被淘汰的過程數位化而已。真正具顛覆性的新服務,不僅會把我們熟悉的東西數位化,還會使它終結。我乘坐Uber或Lyft時,從來不用找錢包,從亞馬遜買東西時也不用,從iTunes上購買歌曲或是從蘋果商店買手機時也不會。在這些情況下,我的付款資料只是一個儲存的憑證,已經與我的身分連結在一起。除了直接的付款流程外,這種身分識別方法愈來愈得到認可。

以Uber為例。我叫了車,司機會知道我的名字和長相,我們的手機在行駛過程中同時在移動。根據全球定位系統,Uber知道我該付多少錢,而且會自動扣款。我只需到達目的地後下了車就算是「付費」了。這才是支付的未來,而不是「手指按著指紋識別感應器,把iPhone靠近感應式機台」。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Apple Pay這種支付方式,只適用於那些還沒跟上腳步的人,這些人還沒有見識到真正顛覆式的服務平台,早已不再使用老舊支付模式。

亞馬遜一直致力於推動支付的未來。2016年末,亞馬遜宣布正在開發主打Amazon Go和「買完就走」體驗的新型便利商店。只需啟用Amazon Go應用程式,機器視覺和其他演算法就會記錄下你從貨架上拿的物品,然後自動從你的帳戶扣款。

如果你繪製的新地圖夠完美,不僅可以改變對未來的看法,還會改變對過去的看法。以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變成如今的日常,我們很難再想起它曾經只是眾多可能中的一種。重點在於,我們如何將「有可能」變成「顯而易見」。

新眼光看現在,想別人不敢想的

2011年,蘋果發布Siri語音智慧助理,自此語音辨識成為智慧手機的一個重要功能,但亞馬遜卻拖延了許久才推出Echo。然而,亞馬遜的Alexa,卻超越Siri和Google,帶來了一個看似不起眼、卻最終發揮巨大作用的變化:Alexa是第一個不需要先按下按鈕就能一直接受你命令的智慧語音助理。

貝佐斯非常善於想別人所不敢想的。他在1998年就已預見,應該消除消費者對帳號內存儲信用卡資料的疑慮。如果你膽子大一點,就有可能創造更好的用戶體驗。現在他又預見,時機已成熟,可推出一款能一直在家聆聽你說話的智慧助理。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經驗,每個企業家都應該自問:什麼是難以想像的?當然如果你永遠認為市場還沒有準備好、還不打算去突破那個不可想像的邊界,你仍然可以先做準備。然後,等待那塊缺失的拼圖出現。即使你不是那個突破邊界的人,但一旦有人成功了,就要緊跟在後,抓住這個機會。做好準備吧!用全新眼光看待現在的能力,是最傑出企業家的成功關鍵。他們的創新能力就在於能夠理解世界發生的變化,並做出改變,而其他人卻仍然按照舊地圖行事。

未來不是想像出來的,是創造出來的。當企業家不光是用新科技來複製前人的工作,或者改進世界現在的樣貌,而是重新想像世界應該是什麼樣貌時,真正的突破才會到來。這就是那些神奇科技背後的力量,不僅讓我們有機會重新審視事物的運行方式,而且獎勵我們這麼做。未來有很多可能的樣貌,世界本來就不是一定應該怎麼樣,而是我們可以去重塑的。

你的工作正在被AI搶走?矽谷先知告訴你:別怕!

未來,難道真的會沒有足夠的工作給人類做嗎?

我們的確再次聽到了悲觀者和懷疑者一起在唱衰局勢。他們擔憂,自動化將消滅白領階級的工作,就像它曾經摧毀工廠裡的工作一樣;我們的經濟體依靠成長,但成長的時代結束了。種種論調,不一而足。

儘管當前出現了巨大混亂,未來也還會面臨更多問題,但如果社會整體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最終就能挺過難關。短期痛苦非常真實,但我們必須重訂經濟規則,加強社會安全網來減輕痛苦。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如果能在不發生暴力革命的情況下過渡,我們有充分理由保持希望與樂觀。

早在1811年,英國諾丁漢的紡織工人就高舉旗幟奮起反抗,破壞威脅到他們生計的機器織布機。他們的害怕是對的,因為後來的幾十年,情況是嚴峻的。機器的確取代了人力,而且社會花了很長時間來調適。

但那些紡織工人無法想像的是,他們後代擁有的衣物比歐洲國王和王后還要多,普通人也能在寒冬吃到夏天水果。

他們也無法想像,我們可以開鑿隧道穿山渡海;可以飛越天際,數小時內即可到達另一大洲;可以在沙漠建立城市,建築物高達800多公尺;可以站在月球,並把太空探測器發射到行星的軌道;還可以消除這麼多的疾病。他們更無法想像,後代子孫能找到富有意義的工作,將上述一切帶進現實。

如今在技術的幫助下,還會發生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呢?

光顧著關注流失的工作是不對的。與其說工作流失了,還不如說是工作轉換和轉型了。Uber和Lyft旗下司機雖然大都是兼職的,數量卻比原先的整個計程車業的司機還多。據我所知,Uber在全球每月有150萬名實際上線的司機;Lyft則有70萬。除了在市場競爭中幾乎壓垮傳統計程車業者外,還為禮車司機帶來了更多客源。

同樣,機器人的使用似乎也加速了亞馬遜雇用人員的速度。從2014年到2016年間,他們倉庫裡的機器人從1,400台增加到45,000台。同一時期,他們新增了近20萬名的全職員工。光在2016年,就新增了11萬名員工,其中大部分是在高度自動化的物流中心工作。

機器人沒有取代我們,反而強化了我們。

很多問題待解決,人類不怕沒事做

創業家哈諾爾曾說:「要理解人類社會繁榮最好的角度,是從問題累積而來的解決方案來看。我們不會沒事可做,除非已無問題需要解決。」但問題都解決了嗎?我不認為如此。為了回應氣候變化,能源基礎設施正面臨巨大的變遷;新的傳染病正給公共健康帶來挑戰;人口金字塔呈現倒三角形,即愈來愈少的勞動人口要支撐愈來愈多的老齡人口;重建城市基礎設施;向世界提供潔淨的水;要替90億的人口提供食物、衣物和娛樂。我們如何在未來讓數百萬流離失所的人安居城市,而不是把他們收留在骯髒的難民營?我們要如何改造教育?人與人之間如何能有更緊密的關懷?

明日的新工作,可能不會以我們熟知的形式出現。請注意哈諾爾說的是「我們不會沒事可做」,而非「我們不會失去工作」。工作是一種人為設置,工作內容由企業和其他機構來管理分配,所以個人必須先申請加入這些機構,才能參與完成工作。金融市場理應獎勵完成必要工作的個人與公司。如今金融市場獎勵的,和經濟真正需要的正背道而馳。

我們已經看到了技術平台如何建立新機制,讓人、組織和需要完成的事情更容易連結在一起,這是一個更高效的勞動力市場。你可以認為這是隨需革命的核心驅動力之一,像是Uber和Lyft,儘管這些平台無法提供穩定收入和社會安全網,但不該忽視它們的巨大作用。

我們需要做的是提升這些平台,使它們能真正服務那些透過平台找到差事的人,而不是倒退回1950年代那種保證雇傭關係的就業結構。

歐萊禮和貝佐斯的一封信,竟開啟群眾募資大未來

2000年,我收到程式設計師史托曼的請求。當時發生兩件事,讓他非常擔心︰一是亞馬遜一鍵下單專利申請通過;巴諾書店在網站上添加類似功能,遭到亞馬遜提告。史托曼催促我,身為亞馬遜的重要出版商之一,應該抵制亞馬遜。

「你跟貝佐斯談過了嗎?」我問他。他還沒問,於是我寫了一封電郵給當時還沒見過面的貝佐斯,請他要三思:

主旨:亞馬遜一鍵下單專利

日期:2000年1月5日週三10:03:59

寄件者:提姆.歐萊禮

收件者:傑夫.貝佐斯

我想讓您和您的公司注意,人們希望我公開回應對亞馬遜一鍵下單專利的看法,要我幫忙宣傳對亞馬遜的抵制行動,我拒絕了。但我的確想告訴你們,雖然我不贊同他的做法,但我支持他的主張,在世人都知道之前,把我的觀點告訴你們⋯⋯

亞馬遜已經利用世界上各種免費技術獲得了巨大的競爭優勢。如果其他人都像你們這樣追求自利,試圖留一手,讓這種自相殘殺的環境取代禮物經濟,甚至千方百計阻止他人複製自己的模式,並且大獲成功,那麼不久你就會發現,必須花費更多錢用於開發自己的技術,或者更有可能的是,你們會發現自己再次被商業軟體供應商綁架。

如果你們把自己主要看作是技術公司,那麼你們可能想要玩微軟的把戲,試圖用專有的應用程式介面、文件格式和專利來壟斷技術市場,但是如果你們認為自己是優秀的消費者服務平台和電商公司,就會希望其他人去開發技術平台供你們利用。這也是你們至今為止取得成功的關鍵:你們能夠提供了不起的開放平台,建立垂直應用程式,為消費者提供絕佳服務。申請無謂的專利,只會阻礙這個平台的發展。

我認為亞馬遜是了不起的競爭者,提供了很棒的服務,我不認為你們需要使用這項專利當工具來維持自己的優勢地位。你們不需要它,就能贏了。我堅信從長遠來看,這對你們會是弊多於利。

我知道你們對這個專利的態度非常強硬,要你們立場大轉彎,撤回專利,肯定很困難。但敦請你們做出抉擇⋯⋯我曾在多個場合公開表示,我堅決認為那些從網路上獲利最多的公司有義務要做出回饋。這不僅是為了感謝讓你們獲得成功的開發者,也是為了你們自己,為了讓創新得以持續。

幾天後,我收到貝佐斯的回覆,婉拒我的請求。我決定向公眾公開這個話題,並公布我寄給貝佐斯的電郵和一封公開信,呼籲我的客戶和其他感興趣的人聯署附議。不到兩天時間,我收到一萬份簽名,還有貝佐斯的電話。

貝佐斯爭辯說,這項專利是有效的,因為那時圖書零售業的龍頭老大巴諾書店一直在抄襲亞馬遜的一舉一動,事關亞馬遜的存活,他是合法反擊。但是他同意我的說法有可取之處,開放創新勝過專利戰爭。他說,亞馬遜需要申請專利來保護自己,但是將來這個專利將僅用於防衛。

然後,貝佐斯在公關操作上,漂亮的扳回一城。他提議我們一起去華盛頓特區遊說專利改革。我們真的這麼做了,後來還共同投資一家新創公司BountyQuest,致力於讓「先前技術」為大眾所知。(註:所謂的先前技術,就是以前就存在的技術,如果專利局知道這些技術的話,就會拒絕受理後來的專利申請,或要求申請人說明與先前技術相比,有什麼創新之處。)

BountyQuest本身就是先前技術的很好例子,它是群眾外包最早的實例之一,為後來的創新,如籌集資金網站Kickstarter提供了示範,雖然「群眾外包」一詞直到六年之後才出現。

在貝佐斯的支持下,BountyQuest開始研究一鍵下單,當作是探察先前技術的第一項任務。曾經我和很多人都認為一鍵下單這種所謂的發明,簡直是侮辱公眾的智商,但調查發現,卻讓所有人感到驚訝。儘管發布10,000美元的獎金,居然找不到任何一款軟體,可以實現像亞馬遜的一鍵下單如此簡單的購買按鈕。雖然也重金求到了幾種可能有用的先前技術,但沒有發現「鐵證」。一鍵下單的專利確實是原創。

當下回頭來看,才會覺得這個發明顯而易見。當亞馬遜推出一鍵下單時,我們心裡重新繪製了往日地圖,好讓事物的現狀看起來必然會發生。這不過是地圖重繪力量的必然結果。

丟掉你的舊思維!想看清未來,先搞懂這張圖

在理解未來的時候,要從引力核心的角度去思考,不要老是想著用嚴格的界限來框定範圍。就像太陽的引力完全可以到達冥王星的軌道之外,範圍不僅包括黃道上的行星,還包括有偏心軌道的彗星和小行星。同樣的,改變未來的力量也有一個引力核心,在核心之外,影響力會逐漸衰減,這些互相貫通的潮流趨勢互相影響,又匯聚在一起。

記住這一點,我把這張圖稱為「未來經濟的商業模式圖」。我故意把一些影響因素空著不填,你可以想想,如果是你的公司或是你消費的服務,你會如何填寫。

有些方框我已經填好了,因為對正在開展的未來,這些似乎是最重要的。

未來經濟的商業模式核心要素包括以下幾點:

用資料取代材料:「用資料取代材料」的構想,比「以使用取代擁有」更加強大。是的,隨需提供內容的訂閱模式,與Uber和Airbnb之類的服務,兩者之間有共同的營運原則。把當中的原則進一步擴大,我們就可以更理解現代世界。

當你聽到類似這樣簡明扼要的新概念時,把它加到你的心智工具庫。試著用這樣的概念來理解你周圍的世界,看它如何幫助你以不同的方式思考。

網絡化的市集平台:不只Uber和Lyft,Google、Facebook、亞馬遜、YouTube、推特、Snap、百度、騰訊和蘋果,都是從演算法管理的網絡化市場平台中,獲取巨大力量。他們與20世紀的企業組織之間,已經有根本上的差異。

隨需服務:在TaskRabbit這樣的平台,消費者只需點一下按鍵,就可以雇用臨時勞力,例如搬家工人、居家清潔工或園丁,這種模式就跟Uber和Lyft一樣。透過外包人力平台,你可以進入一個全球化市場,找到專業軟體工程師、設計人員和其他技術人員的短期零工。對於新一代經濟,許多觀察者看到的也就這樣了。

但亞馬遜不也是隨需公司嗎?它有愈來愈多的產品是當天就可送達,當全世界的公司都開始嘗試用無人機送貨,當亞馬遜的自動化倉儲能做到每個包裹的存取只需要一分鐘的人力,大部分工作是由複雜又巧妙的軟體和機器完成,這時隨需服務會變成什麼樣?

隨需送貨只是一個例子,說明了科技公司推出的令人驚奇的服務,是如何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史都帕筆下的獨角獸一樣,從稀有變得「平凡如常」,隨需服務正在成為一種普遍的消費者預期。亞馬遜提供了快速、免費的送貨服務,現在對任何一家大型零售商來說,若不提供同樣的服務,幾乎很難與它競爭。

由演算法管理:像Uber或Lyft這樣的公司,用的演算法是運算密集型的,就像搜尋引擎、社交網絡和金融市場的核心演算法一樣。很多情況下,數學最好的公司會贏。最高端的演算法,當然是人工智慧,但是人工智慧也和其他演算法一樣,正變得愈來愈自動化,現代世界的運作已經愈來愈仰賴它們。

演算法系統如何影響我們的社會?若想抓住機會,為我們自己和孩子們創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不只要了解這些演算法的性質正在如何變化,而且要知道為什麼我們最應該害怕的,可能並不是人工智慧的演算法,而是控制我們經濟的那些未經檢驗的演算法。(摘錄整理自《未來地圖》,天下雜誌出版)

未來地圖:對工作、商業、經濟全新樣貌, 正確的理解與該有的行動

提姆.歐萊禮(Tim O'Reilly)/著;黃庭敏/譯

天下雜誌出版

售價:600元

作者簡介

提姆.歐萊禮(Tim O'Reilly)

當代科技知識普及的重要推手,曾兩次引領網路發展方向,是推動Web 2.0、開放原始碼軟體、政府資訊公開、自造者運動等科技革命的先鋒。對未來趨勢與商業模式有準確掌握,被媒體譽為「矽谷先知」。貝佐斯經常邀請他到亞馬遜向內部人員分析技術趨勢。於1978年創辦歐萊禮媒體並擔任執行長至今。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