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出版

數位經濟中,一個好點子可以在幾個月內茁壯成長為價值數億美元的公司。乍看之下,一夕致富全憑運氣,其實,那完全沒有僥倖成分。2006 年春天,Facebook 創辦人祖克伯一臉困惑地走向帕羅奧圖市公爵咖啡屋的櫃檯,斯特羅姆正在一台嘶嘶作響的義式濃縮咖啡機後煮咖啡。前一年夏天,祖克柏曾想說服他放棄史丹福大學最後一年學業,為尚未起飛的Facebook 開發照片服務。斯特羅姆拒絕了他的提議。Facebook 估值已達到5 億美元,正在跨出市值成長逾300 倍的第一步,而且已經開始有盈餘。斯特羅姆還是在煮卡布奇諾。

「到新創公司、賺很多錢都不是我的志向,所以我決定把書唸完,那對我來說重要得多,」斯特羅姆聳聳肩說。「事後回想,我也知道那會是一樁很棒的交易,但人算不如天算,你永遠也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會如何發展。」

以斯特羅姆的故事來看,最後他又回到自己以前拒絕的Facebook。但是繞了一大圈,堅持唸完史丹福,讓斯特羅姆用自己的方式開發出爆紅照片社群網站Instagram,在2012 年被祖克柏收購時,已經不只是當初八位數的價碼,而是擁有高達數億美元的身價。

「這是我看過第一個從一開始就是專為行動裝置設計的平台,」投資Instagram 的標竿資本總合夥人、前Facebook產品總經理柯勒(Matt Cohler)說。「要創造這種規模的產品、使用者網絡和基礎架構,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是極其傑出的成就,以這麼小型的團隊做到這件事,在科技史上也是絕無僅有。」

大三時,斯特羅姆到義大利佛羅倫斯學攝影。他帶著一台高性能的單眼反射式相機到義大利,攝影老師卻要他換成一台猴哥(Holga)相機。這種相對便宜的塑膠相機以柔焦和扭曲光線產生特殊的懷舊風格,製造出風格獨特的正方形相片,斯特羅姆很愛這種美感。「它教會我古典攝影的美,一種不完美的美。」這是斯特羅姆的「賈伯斯時刻」,那一瞬間對美感的深刻體會,就是他日後利用科技創造出領先其他競爭者的Instagram。

在佛羅倫斯時,斯特羅姆申請史丹福的梅菲爾德英才培訓計劃(Mayfield Fellows Program),這是一個工作實習研究計劃,12 名學生會被安排在新創企業,培訓計劃會將創業家、創投導師與學生配對。梅菲爾德計劃讓斯特羅姆爭取到在威廉斯(EvanWilliams)創立的播客(podcast)公司Odeo 暑期實習,Odeo 就是Twitter 的前身。Odeo 讓斯特羅姆初嚐新創公司刺激的環境,讓他看到快速、有彈性的思維對公司的生存有多重要。

大四時,在史丹福職涯輔導處協助下,斯特羅姆放棄微軟的六位數高薪專案經理職位,選擇留在本地Google 當行銷,年薪約6 萬美元。

斯特羅姆很嚮往在Odeo 實習時體驗到的新創環境,後來跳槽到一家叫Next-stop 的社群旅遊指南網站,在那裡,斯特羅姆是矽谷級的一流程式設計師,設計吸引使用者的電子郵件軟體,並開發Facebook 的照片遊戲。「突然之間,我發現自己擁有可以真正派上用場的技能,」斯特羅姆說:「當我有點子時,真的可以把它創造出來。」

很快地,斯特羅姆就找到他想創造的東西:一個結合他對照片的熱愛、景點打卡(location check-in)以及社群互動遊戲的網站,類似當時風行的Foursquare 和Zynga。他在馬德龍藝術酒吧(Madrone Art Bar)的一場創投說明會提出他的構想,以他愛喝的烈酒Burbn 為這個創業構想命名,吸引到Baseline Ventures 知名創投合夥人安德森(SteveAnderson)的注意。安德森很欣賞斯特羅姆低調的自信,也很喜歡他想以當時最夯的程式HTML5 編寫新網站這個點子。2010 年冬天,安德森出資25 萬美元,讓斯特羅姆成立公司,安德森.賀維茲創投(Andreessen Horowitz)也提供同樣的資金,條件之一是斯特羅姆必須找到一位共同創辦人。

爆紅的祕密

史丹福大學帶給斯特羅姆很長期的正面影響,即使畢業很久後仍不間斷。他在舊金山只有一間臥室的公寓客廳創立了Burbn,並常在舊金山教會區的咖啡店設計網站原型,在咖啡店至少可以看到其他人,不會太過與世隔絕。有時候,他會在那裡遇見邁克.克里格(Mike Krieger),他比斯特羅姆晚兩年從史丹福的梅菲爾德計劃畢業,也正在開發自己的應用程式。

一個月後,斯特羅姆邀請克里格共進早餐,想說服他辭掉Meebo 的工作,加入Burbn 成為共同創辦人。克里格回應:「我有興趣,我們再多聊聊。」兩個人實際測試合夥共事的可能,利用下班後和週末進行小型計劃,幾星期後,斯特羅姆證明自己比當年挖角他的祖克柏更有說服力。克里格辭去工作,開始申請需時三個月的美國工作簽證。

但是,克里格上班第一天,斯特羅姆就宣布Burbn 恐怕活不久了,Foursquare 的吸引力實在太強。他們必須創造全新的服務,決定把Burbn 做成專屬於手機、行動裝置的服務。「iPhone 是非常新的產品,人們才正開始創造出很酷的新玩意,發展前所未有的新行為,」斯特羅姆說:「這正是創造全新服務的機會,一個不以電腦為主,而是跟著大家行動裝置走的社群網站。」

連續兩星期,兩位共同創辦人在AT&T 園區附近的Dogpatch 實驗室埋頭苦幹,拼湊出他們稱為Codename 的照片應用程式。兩人對作品都不是很滿意,碰到瓶頸的斯特羅姆決定暫時休息一下。

他在墨西哥下加州(Baja California)一個藝術家匯聚的莊園租了便宜的房子,放假一個禮拜。在沙灘上散步時,斯特羅姆的女朋友妮可問,他們的朋友為什麼能用應用程式貼出那麼漂亮的照片?答案就是濾鏡。突然之間,斯特羅姆想起他在佛羅倫斯用廉價老相機拍照的經驗。那天剩下的時間斯特羅姆都窩在吊床上,一邊啜飲Modelo 啤酒,一邊用筆記型電腦搜尋資料,設計出Instagram 第一個濾鏡X-ProII 的雛型。

他們把產品重新命名為Instagram,把這個新app 送給朋友們。這群朋友中許多人是在科技界很有影響力的人物,例如Twitter 創辦人傑克.多西。有些科技圈名人開始在社群網站上貼出用Instagram 濾鏡處理過的照片。Instagram 名氣很快傳開。

掌握祕訣後,斯特羅姆和克里格在2010 年10 月6 日午夜,在蘋果App Store 正式上架Instagram。使用者瘋狂湧入下載,斯特羅姆和克里格連忙趕回實驗室,讓伺服器保持穩定順暢。到早上6 點,Bits Blog 和TechCrunch 等科技新聞網已經刊出Instagram 上架的報導。伺服器大塞車,斯特羅姆和克里格連續24 小時都沒休息,為了讓應用程式維持運作穩定。這段期間,總共有2.5 萬名iPhone 使用者下載這項免費服務。

一個月後,Instagram 使用者增加到100 萬。沒過多久,斯特羅姆就坐在蘋果的主題發表會前排座位,看著賈伯斯在台上表揚他的應用程式。他們已經登上科技界最大的舞台,但在陸續有數百萬使用者註冊的情況下,要讓Instagram 的伺服器正常運轉,仍是一大挑戰。

成為全世界的眼睛

一直到Facebook 的交易2012 年9 月敲定,緊急搶修伺服器的事件才終於落幕。擴編的團隊現在能使用祖克柏龐大的網路基礎架構。

Facebook 收購Instagram 時,Instagram 根本還沒賺進一塊錢,許多媒體因此疾呼「泡沫!」。但另一方面,也有圈內人私下表示Facebook「撿到便宜」,認為真正的價值更高。「這家公司的價值遠不只於此,我想Facebook 真的買到寶了,」Quora 創辦人安捷羅說:「Facebook 可能很怕別家公司買下Instagram,或者Instagram 自己發展成社群網站⋯⋯事實是,大家都已經在用Instagram 分享照片,如果這麼大量的使用者同時移轉到別的網絡就糟了,Instagram已經建立自己的社群,無法忽視了。」

和其他很快被整併進Facebook 系統的收購案不同,祖克柏公開承諾讓斯特羅姆獨立經營Instagram。斯特羅姆和克里格現在借助Facebook 的力量擴大規模,把Instagram 轉型成更全面、豐富的服務。他們的終極目標是把Instagram 從分享可愛小狗和披薩的照片應用程式,變成用照片溝通傳訊的媒體公司。

「想像一下,透過圖像和未來會出現的媒體形式,把世界發生的事情傳達給每個使用手機的人,那種力量會有多大。」斯特羅姆告訴我。在最理想的情況下,Instagram 將成為口袋大小的世界之窗,傳遞全球正在發生的即時影像,像是敘利亞的街頭抗爭或是超級盃的場邊軼事。(摘錄整理自《只要做對一次》第一章 )

 

 書籍簡介 

只要做對一次: 16個重寫規則、翻轉世界的超級創業家

藍道.連恩(Randall Lane)、《富比士》雜誌編輯部(Forbes)/著;吳國卿/譯

天下雜誌出版

售價:320元

 

 作者簡介 

藍道.連恩(Randall Lane)與《富比士》(Forbes)雜誌編輯群

藍道.連恩是《富比士》編輯。《富比士》是全世界最大的商業雜誌,從1917年開始為全球領導人提供策略洞見與商業關鍵資訊。在美國就擁有六百萬多萬讀者,並在全球超過三十國發行富比士國際版雜誌。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