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網路g0v零時政府社群成員,在這一場太陽花學運中,不再是躲在電腦後面的阿宅,而是親自到每一個需要幫忙的學運現場,成為協助解決問題的天使。

在這次太陽花學運中被傳唱甚廣的「島嶼天光」,其中有一句歌詞寫道:「天色漸漸光,遮有一陣人,為了守護咱的夢,成做更加勇敢的人。」

這麼一群守護大家夢想與未來的人,除了50萬名走上街頭,表達「退回服貿、捍衛民主」訴求的公民們,還有那些迄今仍堅守議場與在場外靜坐的公民;另外,背後還有一群原本隱身在網路上的IT人,在這一場學運中默默付出,不僅現身成為協助解決各種網路通訊問題、解決各種現場直播狀況和四處機動轉播組的高手,更真實投入這一場太陽花學運。

這樣一群人來自於一個由各種網路和其他專長高手組成的「零時政府」(g0v.tw)。創始成員之一的瞿筱葳,從零時政府成立的第一天就投身參與各種活動與工作坊。她3月26日在臺灣大學科學人文跨科技計畫的演講中表示,零時政府成員希望透過讓資料透明、鼓勵更多的民眾參與。「因為看到改變的可能,所以更願意投入。」她說。

零時政府的特色就是:自己找坑跳,找到對的人填坑

瞿筱葳介紹「零時政府」時表示,這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網路組織,每一個人在這個組織中,並沒有上下階級之分,「雖然沒有紀律、卻極端有效率。」她說。

而這樣的效率可以從零時政府成員在投入這次學運初期,為了解決立法院議場內、外,因為網路過度壅塞甚至斷訊,導致內外的資訊無法同步更新的問題看出來。

瞿筱葳表示,當時有團隊成員發現這個嚴重「資訊落差」的問題後,立刻在平臺上提出問題,各方成員也立即尋求各種解決方法,包括購買WiMax隨身AP,透過指向性無線分享器把網路訊號指向立院議場,甚至是申請光纖網路,提供穩定的網路服務等。

當這樣的問題和需求一提出來,馬上吸引許多成員參與,她笑說:「按照零時政府成員的說法,每一個問題都是一個專案,也都是一個『坑』。誰有適合的專長,就可以自願跳入這個大坑(跳坑)。」基本上,多數成員也都以跳坑為樂,也必須自己「搶坑」來做,畢竟,有坑可跳是一種快樂。

瞿筱葳指出,剛開始,零時政府的確是一個以開源社群工程師為主,而她因為擅長文字和影像,除了幫忙寫文案、推廣零時政府的理念之外,因為她也認得每個人的臉和了解每個成員的專長、背景,在零時政府活動開始初期,也肩負起「推人填坑」的重責大任。

只不過,隨著零時政府運作逐漸成形,隨著每兩個月固定一次的工作坊,每個人都很清楚裡面的運作規則,連彼此專長也都越來越清楚情況下,瞿筱葳也比較不用負責推人填坑了。

目前中度和重度參與零時政府的成員大約50多人,成員組織也從原本幾乎全是開發人員,演變成現在大約4成是技術人員,其餘6成則包括其他文字、影像、設計等各種專長的社群成員、律師醫師等專業成員、議題關心者以及非政府組織成員等。

每2個月一次的黑客松,奠定零時政府運作基礎

零時政府組成緣起於雅虎舉辦的一場Yahoo Open Hack Day(Hackathon,黑客松)活動,「Hacker 15」團隊的高嘉良、吳泰輝、陳學毅、郭嘉渝等4人,為了表達對「經濟動能推升方案」這個花了450萬元、長達41秒卻不知所云廣告的抗議,也想了解政府到底怎麼花民眾的稅金,在該次黑客松的活動中,透過將中央政府預算視覺化的方式,製作了一個「稅金都用到哪裡去了?」的視覺化網站,獲得佳作並且得到5萬元獎金。

通常這種黑客松活動結束後,相關的成果都會對外公開,有興趣的成員,也都可以針對使用者的回饋意見,進一步改善專案內容與功能等等。對這群開源工程師而言,初試啼聲之作,只是增加政府透明度的小小初步成果。高嘉良等人也在雅虎黑客松活動結束後3天,完成「政府總預算視覺化」專案,成為零時政府的第一項成果。

瞿筱葳說:「如何讓這樣追求政府資訊透明的精神延續,讓這一群人可以一起努力,便有了零時政府成形。」從這個專案中也證明,臺灣有許多IT人,還是非常關心政治與社會議題的,4人決定把5萬元獎金拿出來舉辦黑客松,來集結更多公民資訊專案,並於2012年12月1日,首次召開「第零次動員戡亂黑客松」,奠定零時政府運作的基礎。

黑客松是由駭客(Hacker)和馬拉松(Marathon)組成的字眼,也是零時政府每2個月固定的活動形式。除了聚集自主性參加的成員們,花費一整天的時間(有些活動是二天),針對某些特定的主題或自行設定的主題,在現場透過密集協同作業方式,共同提案、分組執行、發表成果,不僅培養成員之間的彼此合作默契,瞿筱葳說:「更重要的是,每2個月舉辦一次的黑客松,更是用美食(炸雞)刺激IT人創意和無限潛能的時刻。」

零時政府所舉辦的黑客松活動,因為所有的溝通都是透明、公開的,有許多提案在活動之前,就已經事先展開各種線上討論,也因此,有許多討論到黑客松活動當天,就可以迅速整合相關的資源,並且可以在短時間產出初步成果。

透過開放資料,促進群眾更直接的公民參與

零時政府透過將政府gov中的o改由數字的零代替,變成g0v,這是一個推動資訊透明化的社群,也致力於開發公民參與社會的資訊平臺與工具。

在g0v.tw網站的介紹中也強調,「零時政府藉由幫助公民更確實了解政府運作、更快速了解議題,不被媒體壟斷,也才可有效監督政府,化為參與行動最終深化民主體質。」此外,0也是代表數位原生世代從0與1世界的視野,也是一個能實際象徵這群熱心投入各種公共議題的IT人的符號。

瞿筱葳說:「成立零時政府的目的,不僅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從『零』來思考政府,更希望透過開放、透明的溝通平臺,做到群眾參與式民主。」從零開始向來不容易,但是,要突破零,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各種資訊不再是沉沒的黑箱;或者是把大家都看不懂的外星人語言,都可以轉變成「人」看得懂的話。

短期的作法,像是中央政府總預算的視覺化,或者是將原本是Word製作的修改條文前後比較表,改成用顏色顯示條文修正處的條文形式等;但長期的作法則是,透過開放資料(Open Data)的方式,讓相關的資料透過機器讀取的方式,提供給更多第三方加值使用。

面對許多人質疑,這麼多的成員如何能夠做到透明溝通和協同作業,瞿筱葳很清楚地說道:「這樣的溝通模式,源自於過去20年來,開源社群長期以來的溝通方式。」講白一點,就是一種「透明、開放與分享」的概念。

瞿筱葳表示,雖然她手機中就有5種通訊軟體,但是零時政府成員最常使用的溝通平臺卻是歷史悠久的網路聊天室(IRC),目前平均都有270人同時在線,也因為聊天室中的對話都有記錄(Log)可以回溯、可以分享、也可以累積,當資訊溝通不需要經過任何篩選時,才有機會做到透明、開放的溝通。

零時政府創辦人之一的吳泰輝,針對「g0v黑客松—寫程式改造社會」提出了「去中心化」、「資訊透明」和「開放源碼」等3個運作概念。而去中心化表示,各專案「分身伐樹」,彼此橫向支援,沒有人代表g0v(意即:分工接力,不一定要一個人完成全部,將成果開放,多人可共同參與幫忙);資訊透明則意味著,讓政府的各項資料都有易讀的網址,以便引述監督與提議修正。至於開放源碼,則是希望所有g0v專案都採開源及創用CC授權釋出,讓社群成員接力開發。

零時政府的運作就是希望所有的資料越透明、越開放,各種的溝通也就越順暢,瞿筱葳認為,目前政府公務人員主要壓力來自各種壓力團體,但是身為公務人員頭家的民眾(或稱之為鄉民們),卻經常因為無法掌握相關的資訊,即便想抗議,也經常缺乏各種著力點。

她說:「即便有群眾相挺,但要真正發揮群眾的力量,就必須要能夠協同運作,透過開放、透明的溝通平臺,讓每個人都有實際參與的機會。」

相信改變,從網路世界投身學運

不論是黑客松或者是零時政府的各種專案,就像是馬拉松式的接力賽跑,瞿筱葳說:「因為『沒有人』是萬能的,唯有當你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才能找到適合的人跳坑,才有適合的人去填坑,專案才可能透過彼此分工,而有初步的成果。」零時政府的成員間都相信,唯有「開放透明」,才能夠「彼此連結」,才有辦法「尋求改變」。

瞿筱葳在演講現場的投影片寫著:「因為大家都希望真正的改變早一點來,」所以「接力跑,比較遠」,而每個人都像是接力賽跑一樣,一棒接一棒,希望能夠儘快抵達終點。這樣的終點其實不是真正的終點,「只是大家一起來做事情、一起不睡覺做事情,」當有初步成果開放出來後,就可以讓更多人繼續一棒接一棒。

參與零時政府的每一個人都是無償的志工和義工,瞿筱葳指出,驅動每一個成員繼續跳坑的驅動力有3個,分別是「腦內啡、多巴胺和腎上腺素」,當你跳坑有成果出來時,成員就會不吝給你讚,她說:「當你的讚越多,你就會越感到飄飄然,你就會為了這種飄飄然,繼續跳坑、繼續熬夜、繼續填坑。」對零時政府成員而言,所有的驅動力都不是物質的,不如說是一種成就感和理想的實現吧!

從開始協助解決立法院議場內外資訊落差開始,零時政府成員就不再只是一群隱身在網路社群的IT人,每一個「坑」都有公開的資訊,連人員排班表都一清二楚。

從解決網路線路問題的「路線松」(零時政府習慣每個專案都加上松),到從學運一開始就沒有中斷的文字或現場轉播,現場物資的募集與分配等;為了落實兩岸監督機制法制化的學生訴求,也將立委資訊公開,讓民眾可以打電話向立委表達意見;也一手包辦群眾集資購買蘋果日報頭版廣告中,即時提供即時學運現況的g0v.today網站,以及配合紐約時報頭版廣告的學運英文網站(4am.tw)的製作。

即使是330黑衫軍湧上凱達格蘭大道抗議,g0v成員也沒有缺席,從定點轉播到機動組,從各個面向盡可能提供遊行現場最即時的實況。瞿筱葳說:「所有零時政府成員,都是靠著相信『沒有人』,所以一棒接一棒的把所有的工作完成。」

愛因斯坦說:「這世界不會被那些做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冷眼旁觀,選擇保持緘默的人。」零時政府的IT人,不再躲在電腦後面嘴砲,而是用他們最擅長的方法(寫程式)來改善社會。

我們或許不知道站出來能不能改變什麼,但是,不站出來,永遠不知道什麼可以被改變。

g0v零時政府成員瞿筱葳說:「g0v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組織,透明、開放的溝通方式,讓這個組織運作沒紀律卻極端有效率。」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