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預計在今年下半年,正式成立負責捍衛數位國土安全的第四軍種:資通電軍。

圖片來源: 

iThome

總統蔡英文自從去年520就任以來,「資安等於國安」的政策目標從未更改過,各界更是對於如何在既有的陸、海、空三軍之外,再成立一個以資通電信作戰為主的第四軍種:資通電軍,不僅充滿期待但又害怕這是一場空。而在六月底,蔡英文出席國防部資通電軍指揮部正式成立的編成典禮後,也意味著資通電軍正式成軍的夢想已經更靠進一步。

這個臺灣前所未有的特殊軍種,從組織定位到策略發展,都是由國防部參謀總部通信電子資訊室一手負責,其中的關鍵人物就是參謀次長李廷盛中將,專長是戰略規畫以及戰略預警。

李廷盛接受iThome電腦報專訪時表示,資通電軍預計今年下半年會成軍,建立部隊最重要的三項主要任務就是:確保國軍作戰指管通勤的管道通暢無礙;協助國家保護關鍵資訊基礎設施(CIIP)的安全性,避免國家重要的網路系統和資訊架構遭到各種網路攻擊;同時,臺灣也經常成為許多駭客用來攻擊其他國家的網路跳板,因此,臺灣也必須和各個友盟國家合作,才能夠做到防範與遏止網路攻擊。

臺灣的資通電軍基本上是學習美軍的建置方式,美國從2009年開始建立網軍,就是放在戰略司令部底下。李廷盛表示,因為這不是傳統軍隊,而是一個新興的領域,在大家都很陌生、沒有經驗的情況下,只能摸著石頭過河,採取「三點不動、一點動」的策略方式,一邊摸索調整編制,一邊打造安全的網路安全和組織架構。

臺灣也參考美軍網路安全架構所使用的五個流程,分別是:架構的程序;組織的編裝;安全的管控;評估的小組和操作的程序,李廷盛表示,國軍也透過這五個流程,檢視臺灣資通電軍如何在安全的前提下,順利建軍。

資電作戰指揮部升格資通電軍指揮部,需整合相關資訊戰能力

資通電軍指揮部前身是資電作戰指揮部,主要是負責全臺灣通信維護、網路管理以及頻譜分配運用等,剛開始的定位相當於國軍的「電訊公司」,但這也是國軍資通電領域的專業部隊,負責建構執行軍事任務為主的資通訊環境,確保國軍各種指揮、管制、通信、資訊、情報、監視、偵查系統(C4ISR)通資平臺的通暢無礙,支援國軍資通安全重大狀況處理,以及協助各個作戰區緊急災難災害防救任務、緊急應變和資電作戰演訓作業。

只不過,當資電作戰部正式升格為「資通電軍指揮部」時,必須承擔更大的責任,包括電子作戰、資訊作戰、網路作戰以及軍用電話線的維護管理等,都是該單位的職責,並且由通信電子資訊參謀次長室負責管轄。

畢竟,過去臺灣的網路作戰能力包括資訊、通訊和電子作戰等,都是分散在各個不同的軍種與單位,包括資電作戰指揮部、電訊發展室以及其他軍種部隊在內。但因為各自單兵作戰,面對越來越複雜的網路威脅,不僅需要一套完善的情資系統,甚至必須具有更高的戰略層級與高度,才能夠真正有效因應這些來自網路對於數位國土安全帶來的威脅。

所以,李廷盛表示,成立資通電軍這個部隊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要協助整合國軍所有資訊資安電子作戰的能力,並且從能力、組織管理各個層面做思考調整,找出一個最平衡的結構,以期達到如同蔡英文所言:「資通電軍要做到以網路攻防為核心,以通訊安全為基礎,以電磁發展為前瞻的目標。」

資通電軍需先整合資電作戰能力,但人才從哪裡找是大挑戰

蔡英文在成立資通電軍指揮部時,就明確賦予資通電軍三大主要任務,分別是:完成作戰能力的整合,加強培育資通電人才,以及強化臺灣資安產業發展。「除了整合資通訊作戰能力之外,正式成立資通電軍指揮部(ICEF)後,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要思考:人才從哪裡來?」李廷盛坦言,這其實是資通電軍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

「臺灣在資通電領域具有兩大優勢,一個是技術、一個是人才,」李廷盛說道,只不過,臺灣這些優秀的資訊和資安人才,卻不見得可以留在這個產業中持續發展。

舉例而言,國防部將資安長的層級設定在副總司令的位階,但多數企業都沒有設置資安長,即便有設置資安長的類似角色,有不少只是資訊部門下設的一個資安組別而已。相較國外企業對於資安長的重視,無形之中都可以鼓勵畢業生願意往相關領域發展;反觀臺灣,因為企業內的升遷發展受限,也使得許多優秀學生在畢業時就得思考,是否要根據自己的興趣,持續往資安領域發展。

在十年前就有網路威脅,但大家重視程度不高,直到最近五年來,網路威脅帶來的影響更為直接,也使得各國不得不重視網路威脅對國家安全帶來的影響,甚至於網路作戰也逐漸成為一門顯學。

李廷盛表示,國軍因為面臨強大的實質威脅,因此,對於相關的網路作戰一直有積極的整備,但許多資安知識和技能的累積必須超過十年,加上網路戰爭幾乎是一個點擊就可以帶來立即性危害的特性,也使得資通電軍在成立後,必須更積極找尋更多資通電人才來投入相關的領域。

當然,資通電軍還有另外一個區塊就是電子作戰的區塊,像是有多少衛星通過臺灣上空,或者是無人機使用的頻率等,因為這塊也是非常機敏,也是資通電軍除了資訊作戰之外,必須承擔的任務。

軍方提供資通電軍網路戰部隊勤務加給,吸引優秀人才從軍

如何充實資通電軍的人才,李廷盛認為可以從五個面向著手。

因為資通電軍目前不是單一的獨立軍種,成員來自陸、海、空等不同的部隊,李廷盛表示,首先,資通電軍當務之急就是,必須發揮整合的能力,將分散在國軍資訊、通訊和電子等相關單位的人才做整合,作為資通電軍的基本班底。

其次,善用軍中原有的資源,提升軍官資安素質並確保持續有新進的專業人才投入相關領域,這又可分成對新進人力以及既有的中高階將領的培訓。

李廷盛表示,在新進資安人力的培訓上,國防大學理工學院從去年開始便成立資安研究所碩士專班,今年是第二屆招生,藉此鼓勵服役幾年後的資通訊相關的軍官報考進修,當有實務經驗後再來強化相關資安理論與專業能力,更能做到學以致用。

由於資安技術的變化快,國軍也需要掌握最新的資安技術發展,鼓勵優秀的軍中人才可以到國外讀書受訓,例如,如果有國防大學學生申請到資安領域相當知名的卡內基美隆等大學深造,國防部也願意培養這樣的優秀學生,作為國家發展資通電軍的重要戰力,當然有機會,也鼓勵優秀人才可以申請到其他學校或國家,接受相關的資安能力培訓。

軍方既有的資安專門人才分成五級,分別是:專精一級、專精二級、資安一級、資安二級和專家級等五級,除了要求證照外,也包含攻防技術演練的要求等。李廷盛坦言,目前軍中在中階的資安相關人才出現斷層,這也需要積極透過種種培訓方式,補充這五級包含出現斷層的資安人力。

因此,對於既有中階與高階的軍事將領,他指出,國防部也透過在職教育訓練方式,例如交大亥客書院的資安課程,作為一個提升中高階人員資安素質與能力的管道。

當然,「中科院也是國軍既有的資源之一,」李廷盛表示,中科院有一群專門的資通電人才,進到理工學院的資安研究所念書後,畢業後雖然不是到軍中服務而是到中科院上班,但這批具有整合和保護機敏資料能力的人才,則是國軍另類的數位戰士,也是隱身在第二線的資通電軍成員。

第三點,國防部強化與各個大專院校的交流,透過更多交流互動,讓不同專長的教授和實驗室學生,有機會和國防部一起研究合作,甚至吸引這些年輕學生有機會成為資通電軍的一員。李廷盛指出,目前臺大、交大、臺科大、元智和健行等大學都有合作,擷取各校之長,由教授帶領學生團隊,依照各自的專長領域做研究。

第四點,國防部打破過往保守的作法,主動與資安社群互動。李廷盛認為,臺灣有許多國際一流的資安社群,成員們各個身懷絕技,過往國防部與資安社群保持距離,但現在透過交流互動後,不僅感受到這些社群成員不僅具有良好的資安技術能力,對於捍衛數位國土安全有具有一份熱忱。他希望,透過更多互動,可以借助社群的腦力,協助國家提升資通電軍的戰力。

多位社群成員則肯定國防部主動釋出善意、和社群維持互動的作法,社群成員也表示,未來不論是針對資安技術的交流、資安意識的提升,以及相關的資安教育訓練等合作項目,只要社群能力所及,也都願意盡力幫忙。

第五點,李廷盛表示,透過從制度上著手,讓資通電軍對優秀人才更有吸引力。總統在七月一日已經批准一項「網路戰部隊勤務加給」,針對這批數位戰士提撥加給,可以吸引更多優秀人才投入資通電軍的行列。他進一步解釋,因為國軍現在是採用募兵制,資通電軍很難從既有的志願役和義務役士兵找到適合人選的情況下,就必須創造吸引優秀資安人才從軍的誘因。

許多大學畢業生或者是碩士畢業生,起薪大概也都三萬六、七千元,但是如果優秀資安人才願意從軍當志願役,並且服役四年,國軍會在原本志願役的薪水之外,依照證照、技能分配到網路作戰部隊,並依照這些數位戰士的能力提供不同等級的勤務加給,加給可以從一萬五千元到五萬元不等。他說:「透過勤務加給的方式,把好的人才留在國軍,也可以吸引外面好的人才願意到軍中服務。」

除了有好的薪資誘因外,國軍也必須創造一個吸引這些優秀資安人才從軍的場域,李廷盛指出,因為軍方面臨各式各樣的網路威脅,對於有資安技術能力的人,可以有不同場域可以進行試煉,可以符合興趣又能磨練技術,對資安人才是有吸引力的。

但他也認同,資通電軍的高層們也都必須先把過往陳舊的腦袋和思維換掉,如果還是從傳統軍隊應該有的規範來要求這批資通電軍,是無法吸引到優秀的資安人才,也有可能收到反效果。

李廷盛強調,軍中希望這批資通電軍的志願役軍官只要服役四年,等到服役四年期滿,若沒有特殊情況,就能順利退伍。他說:「優秀資安人才剛畢業的時候,可以投身資通電軍,享有好的薪資福利和資安試煉的場域磨練;等到退伍後,這些退伍軍人又可以因為軍中的實務資歷,更容易找到好工作。」唯有當資安人才交流是正向的時候,大家對於從軍這件事情,才會像對待以色列退伍的資安人才一樣,當從軍經驗變成是求職加分的一項資歷時,才能夠讓更多優秀人才願意從軍。

國軍將會提供資源給資安新創產業

「除了加速資安人才的培育外,加速相關的資安技術研發與資安產業發展,也是國防部重要的使命之一。」李廷盛說道。而這也是蔡英文在參加資通電軍指揮部編成典禮時,對資通電軍指派的三大任務之一:有助於強化臺灣資安產業的發展,並作為資安產業相關產學發展的推動引擎。

目前臺灣許多正在使用的產品,其實都是代理國外品牌的產品、單純為他人作嫁,普遍缺乏國產資安產品。他認為,臺灣其實具有資安技術的研發能力,但國家必須要意識到,要提供資源給這些做資安技術研發的新創團隊,透過腦力激盪,鼓勵更多的新創應用,並讓這些應用可以更成熟,成為一個可以賣到國外的資安產品。

李廷盛指出,國軍要協助國家資安新創產業發展的決心和意志力很堅強,目前的現況就是,臺灣資安新創團隊,超過七成以上,往往只能靠自己打拼,但未來希望透過國家整體力量和意志力,可以將挹注的資源從原本不到三成的比例,進一步提升到過半甚至七成以上,加速臺灣整體資安新創產業的發展。

「以色列鼓勵資安新創,將資安人才與資安產業做了最好的結合,這也是臺灣可以效法學習的目標。」他看到臺灣有優秀的資安研發人才,身為有資源的決策者,也有責任給這些做資安的年輕人機會,讓他們有朝一日,可以在世界發光發熱。不過,目前臺灣資安產業的發展,仍以防禦技術為主,但相關的情報蒐集、系統探勘、分析和量化都是很重要的環節,缺一不可。

「臺灣的資通電軍其實就是數位戰士(Cyber Warrior),」李廷盛認為,針對國軍召募這樣的人才,組織上必須由上而下,改變高層陳舊的管理觀念後,並且提供足夠的誘因和場域,臺灣才能夠順利召募到捍衛臺灣數位國土的數位戰士。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