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solvencyiiwire.com

圖片來源: 

CC BY 2.0 Solvency Ii Wire

「如果區塊鏈真的發展起來,以後審計人員不懂區塊鏈的話,是沒有辦法做審計的。」安侯建業審計部營運長陳振乾這麼說道。區塊鏈所帶來的分散式帳本,具有透明、不可竄改並且不需要中介者的特性,正好衝擊了傳統審計與確信服務的人員的工作內容。面對區塊鏈、Fintech及大數據等技術出現,安侯建業積極備戰。陳振乾表示,他們正延攬非典型的審計人才,要將傳統Auditor的角色與組織,轉型成數位架構(Digital Architecture),更要發展大數據平臺Clara。他透露,區塊鏈固然會對審計造成十足的破壞力,但審計的工作並不會消失,新的審計模式將出現,安侯建業正積極布局,尋找數位浪潮的下一步。

「對審計部門來說,2017大概可以定義為數位轉型的一年,邁向審計4.0。」陳振乾回顧了過去審計的技術演進,審計1.0是使用算盤、2.0是計算機、3.0則是電腦,現在的4.0則是運用平臺跟大數據分析,來完成服務。今年的安侯建業全球數位轉型的第一步,就是優先發展Clara智慧互動平臺,導入數位運算與分析的引擎,試圖優化跟客戶之間的互動模式。

 

打造大數據平臺「Clara」,發展客戶即時互動的新服務模式

「Clara系統的目標就是要建一個平臺,跟客戶做即時性的互動。」過去,安侯建業與客戶經常有頻繁的資料往來,而這些資料的溝通需要透過E-mail或是USB裝置進行傳輸。跟各個企業間的資料交換光要達到便利性,又要兼顧安全隱私,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發展Clara平臺的目的就在於可以即時、便利又安全地傳遞資料。除了增進跟客戶之間的資料傳輸的品質之外,Clara還會有資料運算、智慧分析的引擎,「透過Clara系統,可以將跟客戶的互動萃取下來。」目前安侯建業正跟IBM Watson合作,發展Clara平臺的人工智慧的分析能力。

陳振乾表示,傳統審計是信任客戶會把系統做好,然後由審計人員去驗證他們的系統,透過抽樣資料去查核,並推論到母體。

但是大數據分析則是全然不同的概念。「假若一萬筆資料,哪些是Outliers(異常樣本),這些Outliers代表什麼意義,你對資料的特性要完全了解。」這顛覆了過去稽核的工作模式,因此他們正在延攬懂資料的分析師來協助,一起解讀資料,並用視覺化呈現趨勢,然後點出每一個Outlier所代表的意義,用這種方式來完成審計。

「客戶的資料進來,就可以經過大數據分析的過程,得到一些洞見跟觀察,跟客戶分享。」陳振乾解釋道,過去的客戶服務往往見樹不見林。如今,透過Clara平臺,可以將確信服務這件事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它將在審計證據、資料應用、客戶應用上,協助安侯建業的服務。

 

將體質轉換成數位架構,尋找會計與資訊背景的通才

除了建構大數據平臺外,安侯建業也開始尋求第二步的數位轉型計畫,就是人才招募,要重構整體體質,逐步轉成數位架構。

陳振乾坦言,現在的審計服務,若單靠傳統人才是無法應付的。隨著科技元素的增加,需要在傳統會計能力之外,再跨資訊、資工、數理或資料分析背景的跨界人才。他表示,兩年前,安侯建業就開始進行人才招募的計畫,目前已經招攬了近30位有會計背景,又有資訊背景的通才。安侯建業要透過這些人才,進行事務所內部的數位轉型,倚賴他們對資料萃取方式、資料分析的訓練,再結合傳統的稽核服務,創造出審計的新價值。

他形容,未來的稽核人員都要像建築師一樣,能夠善用資源、運籌帷幄,「稽核人員就會像建築師的角色,去找懂土木、懂燈光的人來幫忙蓋房,這就是我們稽核業務的轉型。」他說。

 

區塊鏈讓資料無法造假,但交易可以!

許多人都預言,區塊鏈將會取代許多中介角色(如:稽核人員),它更被稱為「信任機器(Trust Machine)」,面臨這股來勢洶洶的區塊鏈大浪,陳振乾坦言確實對審計會有很大的衝擊,尤其確信服務的關鍵就是信任,一旦信任可被取代,代表著審計必須尋找到新的服務方向。他表示,技術或許不是最大的難題,最困難的是產業的轉型、人的心態以及新的信任機制。

當資料真實性已經不再需要驗證時,稽核人員確實省了不少時間。因為目前的中介成本有很大部分都是在確認文件的真偽。「區塊鏈確實可以把99%的文書驗證的工作去除,但我們要去處理的部份,就是交易是不是真的,變成需要一個獨立的角色去看這件事。」他表示,金融業未來也許很多交易都選擇用區塊鏈完成,而安侯建業扮演的角色就是去保證此交易為真。

「交易是不是真的,就會變成我們關注的議題。」他表示,詐騙還是會存在,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未來的詐騙集團,打一通電話,是不可能騙到錢的,而是要有一個交易來呈現這筆詐騙交易。

除了稽核業務的轉型之外,整體產業也都在改變。他以國稅局為例,國稅局過去是不知道個人稅務資料如何,所以去查核,但現在有區塊鏈作為一個透明化的分散式帳本,再也不需要傳統查稅人員去查稅,只消把資料撈出來,頂多做一些異常解讀罷了。

「如果客戶以後資料都在區塊鏈上,造假的風險就會降低很多,當然一定也會有新的詐騙方式出來。」他強調,資料本身因為區塊鏈而成為無法竄改的紀錄,但不代表交易無法造假。因此,稽核人員仍然有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一旦區塊鏈普及,各種底層協定紛紛出籠後,稽核人員不能只懂區塊鏈的基本原理,而是要去懂每一種區塊鏈協定的差異、模式。客戶的交易,可能分別在A、B兩種不同區塊鏈內完成,因此稽核人員必須理解跨區塊鏈間的運作模式。「審計人員要去了解一個公司裡面,可能有五種不同區塊鏈應對的模式,每一種他所產生的資料模式會如何。」這是稽核人需具備的能力。

在各界大力擁護區塊鏈作為落實透明化交易的手段時,另一個新興的議題是「隱私」,這也是陳振乾特別關注的。他認為,當區塊鏈發展到一定程度時,或許會出現如網路被遺忘權的類似結果。「我覺得技術的發展也會是個擺盪的過程,區塊鏈也許20年發展後,就會倒回來:我有被刪除權。」他說,交易的軌跡是否要一直保留?保留的期限有多長?這都涉及了人性的挑戰,而非技術層面的障礙。

如同近期,日本的一名罪犯向日本最高法院要求行使「被遺忘權」,希望可以將他過去曾犯過的罪行報導在網路上刪除一樣。區塊鏈是否也會成為另一種個人隱私的累贅,在探討區塊鏈的優點時,更應該思考技術最終可能會帶來的反噬。

 

安侯建業審計部營運長陳振乾表示,今年有兩大數位轉型策略,要建大數據平臺Clara,更要找通會計也通資訊的跨界人才,共同開發審計的新模式。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