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次走訪雲林、嘉義、臺中等地農場的過程中,我們注意到新的農業競爭結構中,農民這個角色開始出現轉移的現象,一些原本並不是農業領域的經營者,帶著不同的經營思維加入,不僅為農業注入新的能量,並且帶來新的經營手法,也使得農夫的傳統形象變得不同以往。這些新的競爭者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想要用不同的思維開創出新的「農企業」

臺灣農業轉型,工廠化生產除了增量更要增值
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就必須發展出「工廠化生產」的營運模式,讓農作物生產可以不受人為與天候等環境條件影響全年穩定生產,讓產量與品質都在可預期的情況下生產。

蝴蝶蘭育苗3階段,RFID、自動盤床設備齊力發功
換植時間、澆水時間等細節,都可以透過自動化管理系統進行設定與管控

蘭花種開發與管理,ERP整合條碼系統輕鬆搞定
目前皇基的良率是60%~70%,新的溫室以及ERP等系統上線後,應可達到80%以上

長達1年的馬鈴薯庫存,要靠RFID降低損壞
透過RFID精準管控倉庫的每個儲位,庫存損害不良率可望控制在5%以內

牛番茄生長全程E化,澆水施肥樣樣來
目標是要產出規格、數量、藥殘標準等都能符合特定通路要求與法令規定的精緻牛番茄臺灣農業轉型,工廠化生產除了增量更要增值

農業只能看天吃飯嗎?如果農業結合資訊科技,可以引爆出什麼火花,讓農業從此改變,擺脫宿命呢?基於這樣的想法,有部分農場經營者已經開始啟動一連串的「變臉」計畫,最近,如果有機會到鄉間走一趟,也許眼尖的你,就會發現田埂間的樣貌已經不知不覺地正在改變。

除了越來越多的精密溫室坐落於鄉間,走到生產現場更能發現資訊科技在農業上應用的精彩之處,同樣是ERP,在農業上的應用與高科技製造業就是不同,同樣是RFID,在農業上會遇到的問題與要求,也不同於其他產業。如果有一天突然看到田裡的農夫,手拿著PDA正在做田地資料輸入或管理,可千萬不要訝異,因為這樣的應用確實已經正在醞釀。

究竟農場經營者想要透過資訊科技解決什麼問題,或是達到哪些效益呢?由於現階段農場的資訊科技應用才剛剛起步,所以,想要立刻看到量化的效益分析並不容易,但是,可以想像一下,昔日的農民搖身變成科技農民之後,勢必會開創出不同以往的美麗新世界,尤其不同的經營策略與不同的作物屬性結合之後,農業的資訊應用更是千變萬化。

以RFID在農業上的應用來說,就可以看到兩種截然不同的應用方式。其中,斗南鎮農會想要藉由RFID結合生產履歷,讓倉儲管理從「數量管理」延伸到「空間管理」,進而做到可以即時且正確地找出某一塊田或是某一天收成的作物儲放位置。而擁有15年蘭花栽種經驗的育品生物科技,則在去年底啟用新的溫室,並且試圖透過RFID結合自動盤床設備,達到無人化的蘭苗培育與管理。

我們注意到資訊科技正在農業的應用上發酵,原本以為這些動輒數百萬甚至千萬的資訊投資,應該會讓農場經營者望之卻步,可能只有高單價產品,才會讓農場的經營者願意出錢又出力,但真實的情況卻是不論高經濟作物或是平價農產品的經營者,都想盡辦法主動找齊資源。

然而,農業工業化的路途卻非常遙遠,除了農業長期習慣憑藉經驗栽種,使得農場內部欠缺標準作業流程之外,現階段為農業量身打造的軟硬體資訊設備更是非常罕見,而且也沒有幾家資訊服務廠商願意投入,所以,即使農場的經營者有想法,一路走來的過程也是非常艱辛。

除此之外,在這一次走訪雲林、嘉義、臺中等地農場的過程中,我們也注意到新的農業競爭結構中,農民這個角色開始出現轉移的現象,一些原本並不是農業領域的經營者,帶著不同的經營思維加入,比如英業達集團會長葉國一100%轉投資的皇基,就把高科技產業的營運經驗,複製到蘭花的生產控管與經營模式上。又如金三角合作社,也是從鋼鐵業者轉戰蔬果領域的代表。

隨著新世代投入農業,不僅為農業注入新的能量,並且帶來新的經營手法,也使得農夫的傳統形象變得不同以往。這些新的競爭者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想要用不同的思維開創出新的「農企業」。以皇基來說,就充分發揮高科技製造業的經驗,並且把高科技製造業跨國經營的模式,複製到蝴蝶蘭切花市場的經營,目前皇基的產品研發與營運中心,雖然設置在臺灣,但是,為了降低催花過程以及包裝出貨等作業的大量人力成本,皇基決定遠赴越南設置量產據點,最後經由空運把蘭花銷售到日本,而來自日本市場的營收已經占居皇基總營收的5成以上,毛利達30%。

相較於高科技製造業3%~5%的毛利,農業的毛利並不低,臺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教授方煒認為,農業的毛利至少可以達到20%,然而,農業自動化程度低且高度仰賴經驗值生產的現況,既是新投入農業領域的競爭門檻,也是改變既有營運模式的契機。



臺灣農業轉型,工廠化生產除了增量更要增值

臺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教授方煒

臺灣農業如果要轉型,就要走出傳統以「增產」為目標的數量經濟發展,進而以「增值」為主要方向發展,臺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教授方煒強調,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就必須發展出「工廠化生產」的營運模式,讓農作物生產可以不受人為與天候等環境條件影響全年穩定生產,讓產量與品質都在可預期的情況下生產。

這樣的發展方向,已經是全球農業的趨勢,除了臺灣的農業已經慢慢轉型之外,日本政府最近也努力推廣智慧型蔬果工廠的概念,舉凡溫度、濕度、水分以及介質養分,甚至是農作物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都透過系統嚴格控管,而蔬果工廠栽種出來的萵苣,一年甚至可以採收20次。日本農水省甚至計畫在未來3年內新增100座蔬果工廠。

相較於日本與荷蘭,臺灣的發展雖然還有一段差距,但是,已經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而相關的資訊應用能否與農作物生產緊密結合,將是相關應用能否成功的關鍵之一,尤其農業是很務實的一個環境,並不只是為了追求科技而E化。

農業經營者的眼光不能只侷限在臺灣市場

臺大園藝學系副教授許輔

目前資訊科技在農業上的應用非常貧乏,除了農民的平均年齡老化之外,資訊服務廠商投入的意願也不高。臺大園藝系副教授許輔表示,過去曾經有宏碁等資訊服務廠商投入農業領域,但是,由於需求尚未成熟,加上台灣農業的經濟規模有限,各種作物差異有很大,所以,資訊系統客製化的比例也很高,不利於資訊服務廠商發展成套裝產品銷售。

然而,臺灣的農業技術獨步全球,科技產業也是舉世聞名,如果兩者能夠適當結合,必定可以革新農業發展。許輔表示,資訊服務廠商不一定要自己開發產品,只是懂得引進適合臺灣農業發展的資訊科技,都會有很大的市場開拓機會,因為這個領域目前還是空的。

許輔認為,不論是專注在農場經營或是想要投入農業相關解決方案開發的資訊廠商,絕對不能把眼光侷限在臺灣市場,因為台灣農業的市場規模真的有限,不像荷蘭那樣具有規模,而且企業化經營,這樣的前提下,農業相關的經營者一定要想辦法擴大海外市場,才會有比較好的投資報酬率。蝴蝶蘭育苗3階段,RFID、自動盤床設備齊力發功


育品生物科技董事長張能倚說:當初興建這座溫室的時候,就希望可以做到自動化、無人化培育並且管理蘭苗。

育品生物科技在蘭花栽種領域已經有15年經驗,不論苗圃面積與產量都名列前茅,但是,為了能因應每年30%的成長,就得擴大產量、提升品質良率,去年,育品興建了一座新的溫室,面積坪數高達一萬坪,比起一般200~500坪的溫室規模,這裡不僅可以容納2千多床、數10萬株蘭苗培育,在這個一望無際的溫室裡面,除了降溫的水牆、加溫的熱泵等溫室設備之外,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就是自動盤床設備與RFID的整合應用。

育品生物科技董事長張能倚表示,蘭花的品種很多,生長期又長達1、2年,而每一種品種需要的栽種方式也有差別,包括介質水分濕度等生長特性都不盡相同,而苗圃範圍擴大之後,蘭苗的培育以及管理也變得更加複雜,一不小心就會出錯,甚至就連病害問題追蹤都很困難,使得品質良率受到影響,這是傳統高度仰賴人工培育的問題之一。

小規模的精緻生產還可以憑經驗、靠人力,但是,產量規模擴大到一定程度後,人為疏失造成的損害也相對攀升,為了降低蘭花培育的不良率,育品不止一次前往荷蘭觀摩,在決定興建新的溫室之後,張能倚甚至還帶著工人一起到現場仔細鑽研,他說:「荷蘭的溫室與農業發展都已經非常成熟,以蘭花的栽種來說,從育苗到生產包裝,荷蘭都已經做到完全自動化,」而育品生物科技才剛剛起步。

一年前,育品生物科技開始興建新的溫室,張能倚跟工人一邊琢磨一邊施工,溫室開始運作之後,自動盤床設備與RFID系統接續上線。他說「當初興建這座溫室的時候,就希望可以做到自動化、無人化培育並且管理蘭苗,為了達到這個境界,又找來資訊服務廠商為育品生物科技量身打造適合蘭苗培育的管理系統。」

育品生物科技原本在臺灣擁有21個廠區,溫室面積總共是2萬7千多坪,最近一年來,溫室面積又擴增了1萬坪,但是,苗圃的人力並沒有增加。隨著新的溫室落成,也可以看到大如足球場的苗圃,只有零星的兩三位員工穿梭其中,而數10萬株的蘭苗,卻依循著自己的生長節奏,井然有序地就定位,有的自動運轉到澆水區,有的則是換盆、出貨。

張能倚說:「因為自動盤床設備與RFID導入至今,還沒有超過半年,所以還會看到少數幾位員工,在苗圃裡面視察並且進行微調,未來,找出最佳化的參數設定值後,在一萬坪的苗圃裡面,絕對不會看到半個人。」育品生物科技想要達到這樣的目標,並不是無意義的虛張聲勢,而是為了讓蘭苗的培育過程可以完全無菌,所以,才要自動化、無人化管理,進而把這個風險降到最低。

現階段,育品生物科技的溫室已經完全自動化運作,當瓶苗出瓶培育後,一般會經過小苗(1.5吋)、中苗(2.5吋)、大苗(3.5吋)三個階段換盆,而每個栽種階段的需求,也會因為品種特性不同,因而換植時間、澆水時間也不同,而這些細節都可以透過自動化管理系統進行設定與管控。

一般情況下,當苗株放到盤床上,相關人員就會在自動化管理系統上,輸入苗株的數量、品種、顏色、換植時間以及澆水時間等細節設定,再由電腦產生一組可供RFID讀取設備對應的號碼,然後才會正式入庫,邁入全自動化的蘭苗培育以及管理階段。而要出貨的時候,相關人員可透過自動化管理系統,清楚掌握符合訂單規格的苗株數量,而這些苗株又分散在哪一區的哪些盤床上,協助相關人員決定是否要出貨等。

蘭花在市場上的售價,一直都有高價的形象,但是,張能倚認為,育品生物科技的目標是薄利多銷,唯有如此,才能增加蘭花的銷售量,當大家都可以接受蘭花之後,就會增加購買次數。目前育品的產品主要銷往美國,去年的銷售數量達到122個貨櫃,以每個貨櫃2萬株大苗來算,去年的輸出量達到244萬株大苗,年度總營收也突破2億元。

育品生物科技為了在今年達到150個貨櫃(相當於300萬株大苗)的銷售目標,除了持續強化美國等主力市場之外,也積極開拓南非以及杜拜等新興市場。育品生物科技歐洲市場業務李坤烈表示,由於過去是採用人工栽種方式培育蘭苗,因此,蘭苗換盆、上下架、挑選都是人工作業,一旦接到大單,現場更是手忙腳亂,有時候甚至無法立刻回應是否有足夠的數量可以出貨,現在,透過自動化系統培育並且管理,不僅大幅減少人力介入,也可以隨時知道每個生長階段的蘭苗有多少數量。

對於育品而言,能否持續開拓更多的新興市場,就要看自動盤床與RFID的整合應用,是否真的有效提升產量與品質良率了。


育品委外開發的自動化管理系統,可以針對蘭花每個栽種的需求,進行換植與灑水等細節設定與管控。


看大圖蘭花種開發與管理,ERP整合條碼系統輕鬆搞定


為了讓蘭花從研發到生產階段都能有一致性的控管,皇基甚至成立資訊部門,著手導入ERP系統。圖中為資訊部門經理周懋梁。

花農養花,無非就是為了賣花。皇基雖然也賣花,但卻要求員工「要捨得丟」,這是什麼道理?皇基的顧問林厚志娓娓道來,他說:「這是不同的成本概念」,也是皇基投入蘭花市場初期,努力扭轉員工思維邏輯的一個實例。

根據以往的經驗,花農即使已經知道蘭花生病了,但只要可以種得活,就會想辦法種到開花,然後使勁地銷售出去,為的是要盡量降低損失,但是,這樣的作法並沒有經過精確估算,只是憑著感覺所做的決定,已經生病的蘭花,最終一定無法賣到好的價格,然而,過程中投入的人力、心力、時間與回收,其實是不敷成本的。

尤其皇基是專注在切花市場,每一株苗經過催花,一枝切花至少要開出5~8朵花,才能符合皇基的產品銷售標準,否則就是等於不良品,皇基生產部門課長廖祿程說:「其他花農常常笑皇基,因為皇基丟掉的花,比其他花農要賣的花還漂亮。」但是,這樣的堅持就是為了品牌,因為品牌保證品質,所以,皇基在切花市場,雖然是後起之秀,卻可以順利打進日本市場,目前皇基的年營收裡面,有高達5成以上都是來自日本市場的貢獻。

事實上,皇基為了捍衛品牌,對於品質管理的要求,也高於一般花農,以苗株的培育來說,其他花農都是培育到3.5吋就催花,但是,皇基卻堅持培育到5吋才催花,唯有這樣才能保證每一支花梗至少會有5~8朵花,廖祿程說:「開花的過程需要苗株供應很多養分,如果苗株不夠健壯,怎能因應一年兩次開花所需要的養分呢?」

然而,皇基對於品質良率的要求,不止於換盆尺寸比其他花農的標準高,也不是只有在這個階段才特別要求,而是從前端的品種管理就開始嚴格要求。皇基為了讓蘭花從研發到生產階段都能有一致性的控管,甚至成立資訊部門,著手導入ERP系統,這些作為都在農業領域首開先例,過去,其他花農根本沒有這樣的經驗,皇基在沒有前例可循的情況下,一步一腳印走出自己的格局。

目前皇基的ERP系統,已經正在進行最後階段測試,預計今年7月就會正式上線,屆時,ERP系統將可與條碼辨識系統聯手為皇基的品質把關,皇基資訊部經理周懋梁指出,目前皇基的良率是60%~70%,新的溫室、ERP與條碼辨識系統上線之後,將會開始大量蒐集蘭花各個生長階段的記錄,然後交叉分析,找出良率的瓶頸所在,進而研擬改善機制,初步估計整體的品質良率,應可達到80%以上。

然而,蘭花的特性之一,就是生產階段與庫存結合在一起,這樣的情況幾乎沒有任何的套裝軟體可以因應,皇基為了找到適合的管理系統,也曾評估過荷蘭的解決方案,但是,荷蘭的產業分工特性,幾乎每一個蘭花的生長階段,都有一套對應的管理系統,但是,對於皇基而言,這樣過於細緻的解決方案並不適合,最後,決定挑選市面上的套裝軟體,再加以客製化完成。

因應皇基的需求,ERP系統客製的部分,著重在生產管理面向,其中包括組培派工流程、生產履歷栽培、蘭花成本計算等。周懋梁表示,蘭花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產品,每一個生產階段都可以視為庫存,此外,成本計算也非常複雜,舉例來說,一株苗的成本價格倘若是100元,那麼每切一次花就可以攤提一次,隨著生產技術提昇,切花的次數還會增加,成本計算的方式就必須跟著變動。

同樣的道理,也反映在獲利上,一般而言,蝴蝶蘭盆花大約有30%的投資報酬率,一株苗通常可以持續生產4年,每年可以收穫兩次,以此類推,每株苗的經濟效益可以達到8倍。

皇基為了提升投資報酬率,決定導入ERP系統,並且結合條碼系統,嚴格管理種源與生產,進而達到良率80%的目標。周懋梁表示,皇基因為切入蘭花的市場較晚,所以,目前只有三分之一的花苗,是皇基自己的苗圃供應,另外的三分之二則是跟外部供應商採購,由於供應商不只一家,又是外部採購而來,皇基只能掌控催花階段的品質,使得開花品質無法全程掌控,未來,皇基正在興建的溫室落成之後,皇基將會全數採用自己培育的苗株催花,除此之外,皇基也計畫從切花市場延伸到苗種市場,並期望藉此提高毛利率。



長達1年的馬鈴薯庫存,要靠RFID降低損壞


斗南鎮農會田間生產管理主辦李昌隆表示,目前斗南鎮農會的馬鈴薯,在臺灣內銷市場占有率高達6成。

如果你有一間600坪的冷凍倉庫,裡面儲放著從各鄉鎮田裡採收回來的馬鈴薯、紅蘿蔔,半年過後,突然發現其中有一袋已經腐壞,你要如何找出同一時期由同一個鄉鎮、同一塊田裡採收回來的馬鈴薯或是紅蘿蔔,進而確認是否已經腐壞等情況了呢?斗南鎮農會的做法是要透過RFID系統,進行精準的倉庫空間位置管理,並且盡量降低作物收成後的庫存損失。

目前斗南鎮農會的馬鈴薯,在臺灣內銷市場占有6成,也就是說平常我們吃到的馬鈴薯,每兩個就有一個是來自斗南鎮農會,然而,斗南鎮農會並沒有因此自滿,反而汲汲營營,持續從多方面開拓市場,除了栽種馬鈴薯、紅蘿蔔之外,近來也開始栽種水稻,稻田犁作結束之後,就開始栽種馬鈴薯、紅蘿蔔,然後農曆年前後收穫入庫,再依據市場情況銷售。

這樣的計畫性銷售,理當有不錯的毛利,但是,斗南鎮農會的獲利,卻被冷凍儲存過程中的損壞而稀釋了一部分,斗南鎮農會田間生產管理主辦李昌隆指出,根莖類作物經過適當的冷凍儲倉,庫存生命可以長達1年,但是,斗南鎮農會的庫存損害不良率卻高達10%~15%。

由於斗南鎮農會沒有自己的冷凍倉儲,所以過去都是採用租借的方式,因應馬鈴薯等作物長期冷凍儲藏的需求,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省下了建置冷凍倉儲的成本,但是,作物一旦進入冷凍倉儲階段,斗南鎮農會卻也失去了倉儲管理與彈性調配出貨順序的主控權。

一般的情況下,斗南鎮農會只能跟冷凍倉儲業者要求提領的數量,卻無法指定要取出什麼時候入庫冷凍的作物,這樣的作法,不僅最早入庫的作物,無法優先取出銷售,使得儲存的損壞率增加,更遑論要冷凍倉儲業者配合作物損壞情況清查等特殊要求。

斗南鎮農會為了改善這些問題,決定自己興建冷凍倉儲,預計庫存損害不良率要降到5%以下。今年初,這座有600坪面積的冷凍倉庫正式啟用,接著,相對應的冷凍倉儲管理系統RFID,也會在今年底前上線,李昌隆表示,斗南鎮農會計畫透過RFID系統,精確掌控每一筆入庫的作物,此外,還會結合生產履歷系統,因應病害與腐壞等特殊狀況需求,清查同一塊田採收回來的作物。

目前RFID系統雖然已經完成開發,但是,由於冷凍倉庫今年初才開始啟用,加上同時上線的還有自動化生產設備,所以,今年底RFID系統才會正式上線。李昌隆表示,這套自動化設備涵蓋的作業,從清洗、挑揀、分級……一直到包裝都可以完成,只要8個人就可以處理250噸的紅蘿蔔或是馬鈴薯,相較以往,至少可以節省2~3倍人力,不論處理速度或精準度都大幅提升。

以產品分級來說,過去完全仰賴人力判斷,現在卻是以毫秒的速度完成,在整個作業流程中甚至很難察覺分級是在什麼時候進行的,李昌隆指出,這套設備的分級作業是在人工揀選與入袋包裝兩個作業之間,以拍照方式取得作物的體積,然後經過系統計算完成分級,整個過程只花費毫秒時間,大幅縮短整體作業的時間。

李昌隆表示,斗南鎮農會已經相繼建置許多資訊系統,舉凡出貨軟體、生產履歷以及RFID庫存管理,乃至於自動化生產設備等,未來這些系統經過充分整合,將能發揮更好的應用效益。


看大圖牛番茄生長全程E化,澆水、施肥樣樣來


金三角合作社經理林榮燦說:唯有穩定的生產量以及穩定的生產品質,才能有辦法成為長期的供應商

也許大多數人都沒有聽過金三角合作社,但是,只要曾經吃過摩斯漢堡,就一定品嚐過金三角所種植的番茄。如果稍微用心一點,甚至還會注意到夾在漢堡中的番茄直徑與厚度,幾乎每次都一樣。為了讓消費者的感受每次都一樣美好,不僅考驗摩斯漢堡,對於番茄供應商來說更是挑戰,因為這個背後所代表的是,必須有能力提供固定番茄規格的承諾。

金三角合作社經理林榮燦說:「番茄採收之後,大小尺寸不會都一樣,從中挑選符合特定通路要求的規格並不難,但是,想要取得這些廠商的長期合約,就必須同時兼顧到量以及品質,唯有『穩定的生產量以及穩定的生產品質』,才能有辦法成為長期的供應商。」

一般來說,番茄採收下來之後,會依據外觀與重量進行分級,好壞之間大約有3倍以上的價差。而金三角合作社栽種的品種──牛番茄,傳統批發價一斤只有20元,但是摩斯漢堡的合約價,可以達到50元以上。金三角合作社為了爭取這些長期的合約訂單,除了建置半開放式的溫室,搭配活動帷幕以及需要手工啟動的遮陽/遮雨等設施之外,目前更進一步與資策會、恩河科技合作,積極進行一項全自動的感測系統。

林榮燦表示,所有的農作物栽種都必須想辦法與環境取得平衡,因為陽光、空氣、水都是作物的基本養分,完全阻絕外在環境栽種出來的作物,也許就會有香味不足等缺憾,但是,要如何取得這些大自然的養分,然後又能讓作物生長到最好,以牛番茄來說,最需要克服的就是臺灣的夏天。

臺灣的夏天過於炎熱,偶有突來的陣雨,都不利於牛番茄生長,所以,金三角合作社與資策會、恩河科技合作建置的自動感測系統,主要是透過感測器內建的5大感測模組蒐集訊息,其中包括溫濕度、導電度、光照度、大氣壓力以及風速等,透過無線傳輸技術把這些訊息回傳到電腦主機,然後再結合PLC驅動既有的機電設備,進行適當的澆水、施肥或是遮陰等。

目前這項實驗計畫還在進行中,如果一切順利,無線感測的範圍將會從一個廠區,逐步擴大到合作社旗下的12個廠區。林榮燦表示,金三角合作社之前曾經評估過國外的解決方案,但是由於臺灣的環境較為濕熱,在國外備受青睞的產品,拿到臺灣來用卻有不準確的問題,後來,因緣際會與資策會、恩河科技展開合作。

以金三角合作社的立場來說,當然是希望透過這套無線感測系統,來提升牛番茄栽種的產量與品質,林榮燦不諱言,目前的牛番茄栽種,雖然是採取離地栽種的方式,而且已經大幅降低病害大面積感染的問題,但是,植物畢竟不會說話,也沒有神經,熱昏了也不會表達,栽種者往往必須憑藉經驗判斷,但人為判斷就有失精準,品質控制就無法做到百分之百,大規模生產就會遇到成長瓶頸。

金三角合作社的目標,是要把產業經驗充分與相關系統結合,讓每一個廠區都能因應不同通路的需求,產出規格、數量、藥殘標準等都能符合規定的精緻牛番茄。目前金三角合作社所栽種的牛番茄,一半以上都銷售到家樂福以及松青等大型超市。

然而,林榮燦認為,番茄的產值雖然是蔬菜類的第一名,但是,目前還沒有看到飽和點,金三角合作社想要突破,除了栽種技術與經驗之外,也必須結合資訊系統,讓牛番茄的栽種可以在精準的控制下穩定生產。

目前在無線感測系統實驗的過程中,金三角合作社不僅可以根據感測系統的偵測數據,自動調整溫室設施,例如:當栽種牛番茄的介質水分不足的時候,溫室設施就會自動啟動並且供應養液。而當光照超過設定上限時,則會啟動遮陽棚。除此之外,種番茄的都怕一種病,就是青枯病,這種病就像是癌症,一旦感染就沒救了,而這種病的來源就是過濕的環境。

所以,這套感測系統的其中一個模組,就是透過大氣壓力的變化,預估感測範圍內的下雨機率,這個感測模組上線之後,應該會比氣象局的報告受用,因為氣象局是針對大範圍預估,而無線感測系統則是以金三角合作社廠區為主要感測範圍,所以,相關的訊息理當具有比較高的準確度。

不過,無線感測環控系統目前還在測試當中,預計6月底告一段落後,金三角合作社將會依據實際需求以及問題改善能力進行評估,林榮燦表示,目前金三角合作社種植的牛番茄,依據外觀與重量的不同,把產品區分為6級,而等級好壞的價差卻高達3倍,對於番茄栽種者而言,當然希望採收下來的作物,全部都是中大型的A級產品,才能在產量提升之後,也同時提高整體的產值,而這個關鍵就是精準控制番茄生長過程中需要的溫度、濕度、光照度以及介質養分等。




看大圖


Advertisement

更多 iThome相關內容